7月 27, 2010

玩火的女孩

繼【龍紋身的女孩】成功改編同名小說後乘勝追擊的系列續集【玩火的女孩】(The Girl Who Played with Fire/Flickan som lekte med elden, 2009),同樣把故事放在透過對企業或組織犯罪的抽絲剝繭,來揭發官商勾結與腐敗的陰謀,並著眼人性的陰暗面。與挖掘性別議題、身體與暴力等關係的前作不同的是,【玩火的女孩】雖然以調查俄羅斯跨國少女人口販賣的娼妓犯罪組織為起點,因此掀出瑞典官警兩方攪和其中並且涉及兩宗謀殺案,其穿針引線的過程,最後卻意外翻出Lisbeth的身世。照此情節來看,本片應也少不了重重陰謀處處殺機,關於性別暴力與冷酷人性等哲學性課題也可以有些許經營,但整部電影卻彷彿無法聚焦,有如通篇流水帳,官商勾結與人口販賣的部分到電影中後段莫名所以地斷線無蹤,Lisbeth的身世取而代之成為故事的結局大爆點,而且看完也不知道女孩哪裡玩火,是在玩什麼火,走出戲院時真有種文不對題的莫名奇妙。

如果從【龍紋身的女孩】中探討男性支配社會下人性中關於性別、身體的深層暴力這個主軸來看,【玩火的女孩】或許多少也試圖延續這樣的概念。關於Lisbeth那種反社會以及對於人的普遍不信任,她的沉默中潛藏著某種沉默的暴力;關於金髮打手那因為神經系統失調而無法感覺到疼痛的身體,則是對於肢體暴力缺乏感受力,無法知覺衝撞電擊所帶來的痛楚。這兩種令我們往往難以理解的肢體或情緒反應,不論是出自於抵抗或單純的無動於衷,表現的都是某種看似冷酷的人性情狀。我認為它能夠刺激我們去思考的,不僅是關於這些人的冷漠或冷酷,也是關於我們如何去看待他們的冷漠或冷酷。因為是我們所謂的正常人,看到這些無動於衷時,感到困惑困頓,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與身體邏輯失去作用,才需要在此開始、或再一次思考:他們的冷漠冷酷本身是否也是一種暴力,或者,它們反映的正是我們人性與社會中的暴力?

本片完全沒有費心思去觸碰這些問題,卻一步步深陷犯罪推理類型的公式和俗套,是我覺得相當可惜的地方。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