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14, 2010

看片小記: 東京奏鳴曲 (2008)

黑澤清的作品我勤跑金馬影展的那幾年曾經看過幾部,當時那顆青澀懵懂的大學生腦袋不太能了解《蛇之道》(1998)那樣的電影想要表達什麼,印象中這個小有討論度的秀異導演的作品,一直以來也只看過這麼一部。前年出品並且得獎連連的衝擊性作品《東京奏鳴曲》讓黑澤清的名字再度吸引我的注意,片子還沒機會看到,網路上的影評已經讓我對這部片多少有些了解。

關於中產階級家庭與價值觀崩潰的電影,在美國方面大約是從《美國心玫瑰情》(American Beauty, 1999)全面爆炸開來,十年多來已經累積頗多相關電影。日本方面類似的電影大約從何時開始出現的,我並不清楚,不過《東京奏鳴曲》應可列其中慘酷冷冽的代表。美國的類似電影喜歡從拜物與商品文化的切入點去看資本主義價值堆砌下社會文化的空洞,相較之下,日本方面反思中產階級家庭的電影比較喜歡探討父權的瓦解以及家庭凝聚力的潰散。本片故事的情境設定對國內觀眾來說應當都很熟悉,從一開始父親(香川照之)被解僱開始,為維繫一家之主的尊嚴不敢向家人承認自己中年失業,每天照常穿西裝出門遊蕩、到公園和其他街友領免費午餐、到二度就業輔導中心,都是我們多年來從一些日本的新聞乃至電視劇電影熟知的社會現象。同時,母親(小泉今日子)克盡母職卻無人了解她承受的孤單,就連先生也相當符合刻板印象地毫不體貼,兩個小孩也各有各的問題。同住一個屋簷下的小家庭,卻彷彿陌路一般,各過各的生活,除了在餐桌上交換彼此的生活資訊,幾乎沒有任何的情感交流,而這看似一如往常過平靜無波日子的家庭,正要一點一滴地崩壞。

黑澤清把中產階級家庭面臨情感麻木與經濟焦慮的那種低迷絕望傳達得相當精準,尤其對身為一家之主的中年男子的內在恐慌,刻畫得入木三分。幾個主要演員,從實力深厚的香川照之、小泉今日子,飾演兩個兒子的年輕演員,還有驚鴻一瞥的役所廣司,都讓人印象深刻。本片俐落無比的剪接更值得一看,轉場與鏡頭跳接之間簡直沒有讓出多餘的時間,除了最後三十分鐘的故事讓人感到稍嫌累贅外,緩慢但讓人喘不過氣的故事實在無可挑剔。


主要得獎紀錄:

2008 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Un Certain Regard)評審團大獎
2009 亞洲電影獎最佳影片、最佳編劇;橫濱電影節最佳攝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