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23, 2010

影像週記: 四月中旬

有在固定收看本格的鄉親們應該知道我家三哥因為換了一隻黑耳朵,結果變成了賤狗的舊聞。去年夏天跟朋友去吃飯,結果三哥好端端停在餐廳正前方的車位,另外一隻耳朵竟然莫名奇妙被巴下來。轟ㄟ硬塞上去又補膠帶撐了半年多,上個月底實在沒辦法,去阿巴斯的車行換裝了新耳朵...也是個黑的。真想不到一語成讖烏鴉嘴,這下賤狗三哥真成了乳牛三哥。


三四月櫻花盛開的季節,都說人在美東要去華盛頓賞櫻,其實本地也有美櫻處處,小鎮路邊校園,都有盛放的櫻花(還有轟ㄟ的噴嚏)。上週末本所辦的研討會會場旁,窗外正好是一顆怒放的白櫻花樹,二話不說把兩光相機拿出來,留下這副美景。


其實是隔著玻璃窗拍的,不過還好沒造成什麼障礙,還是看得滿清楚。光線有點陰暗是因為快下雨了。不知道如果打開玻璃窗,會不會拍得更漂亮??這可能是轟ㄟ最後一次在這度過春天了,不知以後會不會想唸這般美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