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04, 2010

像女孩那樣射擊,並且像個女孩

《神槍少女》 (Gunslinger Girl; 第一期, 2003-2004)

在結合科幻、反恐、情報暗殺與蘿莉控的改編動畫《神槍少女》第一期中的第二話〈天體觀測 – orione〉中,有一段情節,是輔佐官喬瑟帶著少女改造的生化人荷莉葉特去高級西餐廳用餐,目的是教導她熟悉外在世界的生活習慣與社會活動。改造過後的荷莉葉特失去了部份的記憶,連帶使得她若干的社會化經驗也失去作用,見到服務生將用餐的刀叉放到喬瑟的桌前時,無法分辨那是潛在的威脅或只是用餐工具。喬瑟還有其他幹員同事對這些少女生化人們的訓練,不只是射擊等殺人技術,也包括一些看似零碎的生活常識和社交技巧。

《神槍少女》的場景設在平行時空的義大利,社會福利局從醫院或街頭吸收因意外失去家人的少女或孤女,將她們改造成有超人肢體承受力的生化人,再由局裡輔佐官的教養指導,對義大利北部從事分離主義活動的組織進行清掃暗殺的反恐工作。這個動畫系列有雙重的故事主旋律,其一是反恐工作,令一便是輔佐官與少女之間的親情/愛情的曖昧情愫。輔佐官與少女一對一的組合稱為fratello,也就是義大利文中的「兄妹」,不僅是讓成年男性幹員搭配少女生化人,也在改造少女生理構造的過程當中置入心理設定,讓少女對其專屬的輔佐官表示介於親情與愛情間的絕對忠誠(或是戀慕,而「戀慕」正是第十一話的標題)。


男性幹員不僅是兄長/戀人,他們也是神槍少女的知識啟蒙者、社會化教師、還有價值的傳授者。第二話的內容除了喬瑟帶著荷莉葉特上高級餐廳學用餐禮儀,也帶她上天台、教她觀天文認識星象。稍後的故事發展中,我們還會看到喬瑟買酒紅色的斗蓬送給荷莉葉特,讓她平時可以像一般女孩子一樣穿得美麗漂亮。同樣的兄長關愛也會出現在合榭送崔耶拉的泰迪熊娃娃等表示友善與親密的動作上。這些舉動因此有雙重作用,既傳授少女們他們可能需要的技能知識,也使他們對輔佐官更忠誠不二。

這讓我想到盧梭在巨著《愛彌兒》的第五部中,花了一些篇幅討論他對女子教育的看法。盧梭認為女人天性細膩、柔弱、消極、聰慧卻對於美貌與逸樂的追求沒有節制,並且容易流於欺偽。他對女性地位、天份以及整體評價反映出他個人模稜兩可的觀點,可能也因為如此,他對女子教育的看法大致是典型的男尊女卑。盧梭相信,在一個社會當中,男人應該扮演傳遞知識予女人的角色,指導女人如何成為稱職的賢妻良母,以服侍男人的需要、取悅他,輔佐他追求更卓越的成就。盧梭認為,由於女人本性柔弱,在少女時期容易放縱心性追求逸樂物欲;同時,女人沒有男人那種深刻思考的智慧,因此需要男人教導她關於哲學理家等知識,指引她生命的方向。

盧梭看待女性的觀點,很能反映啟蒙時期歐洲人對性別還有女子教育的普遍態度。在他眼中,女人之所以需要男人來教導知識,追根究底不是因為女人愚蠢,而是只有男人才是、也才能是真正擁有並思考深刻知識的人。因為這樣的偏狹立場,就算女人能夠習得開門七件事或梳妝打扮等以外的知識,關於哲學天文物理等深刻的知是終究必須來自男人,實在於男人是知識傳遞的最終權威。

當然,神槍少女們比盧梭筆下的女人多了生化改造帶來的超人體能,她們的戰鬥能力都數倍於她們的輔佐官。單單就她們是高效能的殺人機器這一點,並且總是保護她們的輔佐官的性命安危,便在某方面挑戰了維多利亞歐洲時期那種女子天生柔弱消極的性別觀。只可惜這種能力並沒有讓神槍少女們能進一步跨越男女尊卑的藩籬。她們仍然渴求男性輔佐官的關愛,仍然必須在他們的指導下學會家政、社交禮儀、觀天文、喜愛拍照閱讀音樂,甚至泰迪熊。輔佐官訓練神槍少女的過程,也因此是他們將女性身體建構成為女孩的過程。

我相信在動漫討論區,蘿莉控就足以解釋《神槍少女》這些專門為宅男迷們服務的情節和角色設定。只是也不得不承認,盧梭身後又過了兩百多年,還是能看到如此忠於他的「精神」的流行文化作品,不禁讓人納悶,娛樂總是得要這麼剝削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