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24, 2010

那個什麼聲?

人還在國內的時候有一些東西想寫下來,卻要不是整天不知為了什麼四處走闖就是時間被切得細碎,好好坐著看書打字的時間都莫名奇妙變少了。回到這白雪斑斑的美東小鎮,終於有時間慢慢整理身邊所有東西,也趁這機會把前一陣子還沒忘掉的想法寫下來。

之前上報時沒注意,這次回去才發現台北路口的導盲號誌有了新設計。這張照片是在台博館前的路口等紅燈時特別拍的。
當時在這號誌裝置前站了應該足足有二十秒,來回看了三遍,發現我不可能搞動台北市政府這麼深奧玄妙的交通指示----我說這是怎麼回事啊?!我完全搞不懂這是設計給誰用的ㄟ!!這是誰想出來的點子,真是太天才了吧?!
首先,請問,到底有多少人會去記三種叫聲而且還能分辨哪種叫聲是讓人走哪個方向的啊??視障同胞為了過一個馬路,還得去背三種叫聲,還要事先知道他要過的這個馬路是南北向還是東西向。這種設計分明就是沒考慮視障同胞的需要自作聰明想出來的白痴點子。這到底是在體貼視障同胞還是讓他們更難過,真是讓人困惑。
其次,如果這是視障者專用的號誌裝置,為什麼沒有什麼點字設施讓人家讀(或者有但是我沒注意到)?一般給視障同胞使用的公共設施,應該都會有輔助的點字牌,就算他們第一時間沒搞懂政府的「美意」,至少讀個點字牌,可以慢慢學會公共設施的用法吧?再者,請問各位,為什麼要有行人專用的「蟋蟀聲」,是怎樣,非視障的一般行人需要叫聲來提醒我們過馬路嗎??還是這叫聲是用來提醒視障同胞:這是給一般行人用的,輪不到你們過馬路哦...這到底是什麼邏輯,怎麼解釋就是說不通這第三設計是怎麼個道理。
真正的問題出在哪你們知道嗎?真的要體恤視障同胞,就應該設置路面淨空的專用號誌,讓他們只要過馬路的時候,不論哪個來向的車子都停止通行。畢竟讓人過馬路,頂多就那一分半鐘,台北人生活再忙再趕時間,也沒差那一分半鐘吧?要尊重視障同胞的行路權,這才是真正的解決之道吧?
P.S. 台北市議員陳玉梅(沒去查她是哪一區的)整理了一系列關於這號誌裝置閒置或故障的報導。姑且不論她是作秀還是真的為民著想,這個舉動值得鼓勵。

8 則留言:

V 提到...

那個..從照片上來看是有點字的

只是你說的很對,記這三種聲音實在是很扯,為什麼不能設計直接發聲呢??

轟ㄟ專用 提到...

直接發聲喔
那豈不變成捷運站那樣
國台客英四語各講一遍
「過馬路囉請走南北向」
好像有點爆笑ㄟ其實

匿名 提到...

這我覺得還不錯說,台北真好,哪像我們中南部,不要說很少了,甚至可能根本沒有。
過馬路要記三種聲音我認為還算合理,平常搭捷運需要熟悉的聲音應該就超過三種了。
首先優遊卡的嗶嗶聲就有三種,當金額不夠的時候還有提示音,列車即將關門有警示鈴聲,車輛關門中也有提示聲,這樣加起來就至少有四種了,更別說要注意自己手機可能一種以上的來電和簡訊鈴聲。
據我所知刑人專用是有特殊用途,當刑人專用時任何方向的車輛都不能走,只有刑人可以。
既然都講到這個了,給大家看一下香港怎麼做的吧!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1lVTcrXjM

轟ㄟ專用 提到...

朋友,我想說的其實就是您的留言中提到的:
您不覺得我們的城市生活中這些聲音太多太吵了嗎?
為甚麼盲人朋友需要記三種聲音才能過馬路?
為甚麼我們大家眼明手腳方便的,需要三種優遊卡逼逼聲?
列車關門警示鈴聲和關門提示音好像在催命?
這還不包括其他各種有的沒的大小聲音
至少就台北來說,這座城市中的各種聲音
究竟是在便利、體貼、服務市民,還是讓市民活得更緊張更急促?
身為在台北生活這麼多年的我,覺得這樣一點都不好

匿名 提到...

我可以理解您的心情。
但這些聲音確實有其必要。
因為設計公共設施必須傳達必要資訊,而這部分就不能只考量到視力正常的人,還要考慮到視力更差的人也能得知訊息,所以公共運輸才需要提供廣播服務。
悠遊卡機的提示聲部分當然可以檢討,但我想說的是,這些東西是屬於「通用設計」的一部分,也就是要考量各種使用者,不是只站在正常人的觀點來設計。
關於關門鈴聲部分,這點我要推日本啦!日本的鐵道系統就有多種關門音樂,用於不同的路線或一些特殊車站。
這些音樂在網路上可以查到。
他們的做法就很好,既可達到提醒功能,又不會造成旅客太大的緊張感。
紅綠燈的部分,用三種我覺得還OK,基本上只要站在路口一下子,就算看不到,只要等過一輪,大概就能知道三種聲音代表的意義,不過我覺得辨識性要再高些,如兩方向綠燈播放不同音樂,而刑人專用的時候因為車子不能走,就播放不要太緊張的音樂等等,可以有很多做法。
日本就真的也有音樂的紅綠燈。
至於您說設置專用號制或看到視障者就要車子停下,這當然是好,但個人認為還是以有聲號誌較適合,因為你得確保每個人都有那種能力去注意那麼多事,且又回到您的問題,為什麼要那麼複雜。
不過可以從駕駛的觀念改變起,如果開車的人都很尊重刑人,那麼面對視障者或行動不方便的人,自然會更尊重。
總之硬體設施有必要,但核心觀念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還是讓開車者單純一些吧!「看到紅燈就停、看到綠燈就走」,至於視障者,那就要用有聲方式引導其通行,也就是說把這些人當一般行人一起看待。
關於使用語音部分個人認為很不適合,因為不是每個人都聽懂中文,紅綠燈的環境又無法播放多種語言,所以還是不要再製造語言的障礙才對。

匿名 提到...

昨天說的第三種應該是有人想逃票的時候會出現,也就是如果兩個人一前一後跟的太近就會有,所以更正為兩種。

轟ㄟ專用 提到...

「不過可以從駕駛的觀念改變起,如果開車的人都很尊重刑人,那麼面對視障者或行動不方便的人,自然會更尊重。
總之硬體設施有必要,但核心觀念才是最重要的。」
閣下這席話我完全同意
而我覺得時下國內各種交通引導音響嘈雜
正是核心觀念混亂的結果
就盲人朋友來說,我們討論這麼多
究竟當初交通部門在設計這些鳥聲(真的是鳥聲)
有沒有詢問過盲人朋友的需求是甚麼呢??
我不清楚,但是如果發現根本沒有,我完全不意外
再者,我不瞭解您說的語音部分是指甚麼
我的留言並沒有提到,而且那又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匿名 提到...

語音部分是針對樓上某位網有所作的回應,個人不贊成這類提醒聲使用語音,因為紅綠燈不適合播報多種語言,這樣其實是在製造另一種障礙。
如果您想多了解一點,可以上網查詢日本、香港、澳洲等設置有聲號制的國家,雖說日本和香港做法有點不同,台灣現行的制度就是仿自日本採用鳥叫聲,香港是叮叮鈴聲,但很少使用語音,這是其中的一個考慮點。
PS:台北剛開始就是採用播放語音的方式,至今新北市有部分地區也採用,不過幾年前台北市就更改成這種鳥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