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05, 2009

看片小記: NANA + 蜂蜜幸運草

說起漫畫、動畫、電視劇、電影四種文化產業在創作行銷的結合,美國或許能靠錢多砸出幾部好作品,但要論及商品推出的密度和反應市場需求的整合程度,日本絕對是更勝一籌。最近看的兩片DVD,都是從漫畫一路紅到改編電影的近期作品。


NANA (2005)

當初看了頗為欣賞的原著漫畫後,一直想說要不要看改編電影。看了幾集動畫感覺味道大同小異,可以姑且略過;改編電影最後決定要看,則是因為想看宮崎葵的演出(我沒出息…)。

電影NANA似乎是以偶像劇來定位,使全片顯得極安全,務要討好最多最主流的觀眾,竟導致作品本身枯燥乏味,呆滯到連宮崎葵的活潑表演也救不回來。大部分的演員選得都不理想,甚至顯不出二十歲青少年的活力,更別談要表現出龐克樂手的速度感和生猛勁道。中島美嘉(娜娜)的表演稍嫌走味,但勉強及格了;其他演員的表演則等而下之,都是制式的偶像劇式表情。標準商業片規格的攝影也沒有可觀之處。作為全片重要元素ㄓㄧ的音樂也欠缺爆發力,裡面使用的流行歌曲套在龐克造型的重裝和吉他/貝斯用力刷絃真是毫不相襯。拿這部片和同年出品的《琳達!琳達!》(Linda! Linda! Linda!, 2005)相比,就看得出來選/寫出相襯的音樂來搭影片有多重要。

電影讓我這樣不滿意,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漫畫本身的出色吧。漫畫NANA不僅內容逼近輔導級,探討的人際關係互動也夠多夠深,就我所看的前面五六集來說堪稱佳作。電影即使只改編了前面三四集的篇幅,還改掉一些在親熱處理上太過直接的情節,仍顯得捉襟見肘,幾個重要配角如淳子和章司,竟都流於聊備一格的路人甲。真是不如回頭去看漫畫。

蜂蜜幸運草 (Honey and Clover, 2006)

蜂蜜幸運草系列怎麼會紅成這個樣子,哪位鄉親可以先回答一下嗎?我是沒有特別討厭啦,只是會有點好奇想去翻翻漫畫,看這人氣作品是怎樣…

其實蜂蜜幸運草是滿寫意的電影,因為可以說與蜂蜜或幸運草都沒有直接的關係,也看不出有什麼明顯的象徵意涵。這部也算得上偶像劇範疇的電影,和NANA都是以美術學校的大學生為故事的主人翁,只是NANA也講了音樂人的故事,而蜂蜜幸運草的故事則大約都圍繞著校園進行,以油畫、雕塑等主修科目的學生為主軸,看他們的學習、創作、情誼、成長。所以即使是標準的商業片,這部片還是頗注重演員表現美術學生的技巧(才華),至少樣子擺得還挺有那麼個架勢,和NANA完全略過這環節相比,算是頗有誠意。我相信有待過美術學校的大概會比我有感觸吧?

電影版的蜂蜜幸運草除了講年輕人的愛情故事還有成長的青澀,其實也點到了一個有志於藝術的人都會面對的課題,那就是體制的收編與自由創作的矛盾。這個矛盾在片中成了兩個主角森田忍(伊勢谷友介)和花本育(蒼井優)的故事主軸。片尾森田當著花本的面燒掉他以五百萬日幣賣出的木雕,藉此鼓舞花本拾回對美術創作的信心(信念),也是一個向觀眾宣告不應輕易向現實(市場機制)妥協、自由至上的創作姿態。雖然隨後森田去了藝術市場大本營的紐約,但有那麼一刻,他們的心靈是自由的,不受市場需求的左右、不受體制現實的約束。固然這種論調在很多電視電影裡面都被說濫了,但是在這樣一部商業電影裡又一次提起,對我來說還是很有感染力。

本片攝影掌握頗流暢,不論畫面裡塞了多少東西,看起來就是很乾淨。故事寫得也挺可口,許多橋段的吉光片羽都捕捉到美術創作那種不可言喻的奇妙、年輕的那股即將破繭而出的不知天高地厚與純淨。主要演員也選得不錯,頗能和整部片想要傳達的那股青春正盛的鮮嫩氣息相襯。當紅的蒼井優裝可愛或許有點過頭了,不過伊勢谷友介、堺雅人、還有眼睛比乒乓球還大的關惠美表現都恰如其分…還有那隻很超現實的貓。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