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01, 2009

看片小記: 2009奧斯卡外語片兩帖 + 工廠妹

好一陣子沒有寫檔上電影的報告,原因ㄓㄧ是最近看的片實在乏善可陳不寫也罷,反而從學校圖書館借回來的幾部新浪潮國片,看了感想還多一些。不過這陣子剛好(終於)看了兩部今年奧斯卡外語片的入圍作品,外加一部雞肋片,拉里拉雜湊在一起聊聊好了。


おくりびと (2008)

《送行者》能在今年奧斯卡的外語片獎項擊退《我和我的小鬼們》(Entre les murs, 2008)和《與巴席爾跳華爾滋》(Waltz with Bashir, 2008)等強敵抱獎回家,實在是形勢比人強,不真的是因為這部片比較傑出。雖然看到鍾愛的廣末涼子站到奧斯卡獎台前很開心,但是這部片的兩大瑕疵就包括了我的涼子讓人尷尬的表演,另外就是同樣監介的MV般莫名奇妙的大提琴獨奏片段。本片攝影中規中矩不算出色,它試圖捕捉的死亡之重,一直要到片尾本木雅弘的角色替亡父上妝納棺的那段才終於有意思起來。

這部片對我來說表現得比較好的地方,是它試圖傳達傷逝的生者之悲。透過禮儀師的媒介,這部電影嘗試去重新思索生者與死者間的關係,重點其實是生者的自處、學習整理哀思、還有在為死者送行時表達的個人情感。我們看到禮儀師為死者上妝、讓生者做最後的告別,看著生者在棺木前的喜怒哀樂,有父母以自己的方式接受變性子女的認同,有鰥夫又看到心愛亡妻的麗容,有正值高中生的孫女為奶奶套上泡泡襪,也有家中妻女在往生的丈夫/父親臉上留下鮮紅的唇印。

這所有的情節所關乎者,都是生者的感受,生者的不捨與眷戀。這些納棺入殮的行禮如儀,其實不真是因為要尊重死者,而是要滿足生者的情感需要,給生者當死者的面投射悲歡不同情感的最後機會。所以送行者真正的任務乃是服務生者,安撫生者的哀慟;而為死者送行的儀式,也是要生者去體驗這段告別的路程。這應該是慎終追遠的真義吧。

Waltz with Bashir (2008)

我在想animated documentary這個詞會不會是因為這部片才創的呢?什麼叫動畫記錄片還真的會讓人抓抓頭皮。如果紀錄片類型都能用動畫來呈現了,從此電影類型的劃分真的會讓學者越來越頭大。

這部片剛上映時我人剛好在歐洲,本來想說進個歐洲電影院瞧瞧的,哪知最後還是保持了歐洲兩進兩出卻還沒進過電影院的完璧紀錄。像這樣一步從裡到外都好得讓人鼓掌的電影,該拿的獎都拿了就是沒拿奧斯卡,只能說冤到家門口。這部講1982年以色列入侵貝魯特造成私刑屠殺的電影,形式大膽有張力、內容扎實嚴謹,訴求清楚、結局力道十足,實是年度佳作。特別是本片開頭眾犬追逐還有片中屢屢出現的海灘夜泳的片段,黃灰強烈對比的用色和全片的視覺與敘事風格相當一致,過目難忘。電影配樂也很有營造淒迷詭異與沉重的情緒催化效果,與影像本身頗能相輔相成。

本片兼顧傳遞信息與美學路線的雙重任務,既讓觀眾認識到這段鮮為人知的歷史,又開發了電腦動畫領域中影像美學的另一種可能性。至為難得的是本片是從以色列退伍兵的身分,去反省擅於操作歷史悲情和神學正義的以色列在戰場上的殘酷無仁。我相信以色列這等良心電影工作者應該不少,只是選擇動畫的創作形式,卻在最後三十秒讓觀眾看到屠殺過後的街頭的紀錄畫面,這等膽識這等創見,不容易啊!

關於電影本事和1982年黎巴嫩大屠殺的歷史介紹,電影官網有非常好的資訊可以參考。

Factory Girl (2006)

拍六零年代美國文化的電影最困難的地方,就是去掌握那整個社會在反文化運動狂潮下的自溺又疏離、世故又天真、自以為是的博愛、反文化風潮卻又迅速被當作商品符號消費等極端又彼此衝突的價值觀互相碰撞的荒謬現象。往往一個故事想要藉呈現那種荒謬去表達一種反思,結果卻流於只是表現出空洞的作態或是盲從,或者變成陳腔濫調的人性交叉點之類的拔辣劇。這部工廠妹就有點後者的感覺。到底處於當下的我們,要以什麼樣的方式回去看那個年代的那些如今已經變成流行符號、文化商品的那群人與事,才不至於只是膚淺地用帶著偏見的心態重新操作刻板印象,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Factory Girl的工廠不是隨便的鐵工廠,而是安迪沃荷在曼哈頓帝國大廈不遠處的工作室;小妹也不是隨便的派對女郎,而是與安迪沃荷過從甚密、也是他重要創作動力的Edie Sedgwick。這個有童年創傷的富家女,在紐約渡過短暫人生中野火狂燒般起落的五載光陰。我相信本片想要呈現的那群人的真正故事絕對比這部電影演出來的還要精采十倍。光是Edie與安迪沃荷從換帖到陌路的交情、她和Bob Dylan短暫卻熱烈的親密、三人之間愛恨交雜的關係,還有工廠裡許許多多放蕩頹亂但實驗色彩強烈的各種派對與創作,當真眼花撩亂,難以常理計。只能說越是多事之秋,拍出來的故事越有可能失焦吧。

本片表演甚有看頭,掛頭牌的Sienna Miller美得讓人目不轉睛,賣力表演也值得讚賞。Guy Pierce也把安迪沃荷那種怪異才氣、冷傲又自卑的脾性表現得很妙。讓我驚訝的還有專演喜劇的Jimmy Fallon竟然演了個毫不搞笑的角色,還有快消失的Mina Suvari,雙雙演出稱職。像這種能夠跳出自己慣常表演範疇、去嘗試不同角色的演員,不論成果如何,努力總是值得肯定的。唯一搞砸了的演員是黑武士Hayden Christenson,出演欲蓋彌彰的Bob Dylan,賺到和Sienna的全裸床戲,卻沒讓鮑老爺招牌的爛牙齒和怪口音上身----乾乾淨淨的Bob Dylan怎會是Bob Dylan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