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04, 2009

九月開跑

今年一開學就有公私兩邊各一顆炸彈,生活又起了新的漣漪。

前天老闆找了幾個禁衛軍開了一場緊急會議,原來是我們的那個研究中心被學校管研究計畫的單位給砍了,原本就已經無預算無補助運作了一整年,如今是連名字都沒了。所以老闆趕緊把大家找來,看有沒有什麼辦法能讓研究中心起死回生。老闆下星期要去那個單位堵人…請願,我們這些禁衛軍當然也跟著去,到時候希望不要發生攻佔大樓還是挾持主管什麼的,不然未免也太刺激了。

這種請願的軟性抗爭之前轟ㄟ也跟著玩過一次,當時是一個老師J申請升等副教授被駁回。我們知道了這消息,一團他的手下愛將立刻組了御林軍,寫請願信,到行政大樓跟主管面談,幫J老師在第二次審查時順利過關。那次升等有不少系所互看不爽的門戶之見在檯面下運作,讓J老師無意間入了流彈四射的火網,差點成了犧牲者。這次我們的研究中心被迫熄燈,不知道是不是也有點這味道。這個夏天跟老闆多次相處,她跟我講了許多她在這學校遇到的狗屁倒灶的鳥事,十之八九都不是因為她哪裡做錯事或得罪人,而是人家就是看她不爽(至少她是這麼想)。

誰說校園環境單純,那才真是太天真的想法。書讀得越多的人,心機埋得越深,越可能表裡不一,能想到的整治手段越陰險。究竟誰心胸狹窄,誰對你有成見,誰會在背後捅你一刀,還真的是遇到了才知道。

幾個星期前,房東跑過來說轟ㄟ出入的後面陽台,因為木頭腐爛得很嚴重所以要拆掉重建。不過是陽台重蓋嘛,聽起來好像沒什麼大不了,對轟ㄟ來說其實是個小工程。要知道,轟ㄟ家住二樓,陽台蓋幾天,就表示轟ㄟ有幾天需要從另一邊出入,而多年來公寓的那另一邊出入口因為直通臥室,打從轟ㄟ搬進來的一開始就已經用書櫃五斗櫃堵住了。如今要為了短短三五天暫時開放臥室通道,不但要挪動兩個櫃子移出一條動線,還要清理陽台好讓人家工作,更要時時提高警覺,別突然從後門走出去,不然會像卡通裡面演的那樣,直接懸空下墜到地面。

也罷,趁這機會稍微清理一下陽台和臥室那一角,掃掃灰塵擦擦櫃子,順便整理一下書吧。而原本以為是九月底十月初的事情,打算過一兩個星期才開始進行的小工程,沒想到前天突然接到房東電話,說隔天要開始動工了。好家在轟ㄟ這方面機動性還有一些,昨天醒來吃完早餐,花一個小時的時間把所有必要的工作完成,就等師傅來拆陽台了。

當然轟ㄟ也把照相機準備好,要把這歷史性的一刻紀錄下來,看看那沒有陽台的家會變成什麼樣子。

3 則留言:

Kate 提到...

ㄟ~~~~~~~~~~~~
你知道你的麻將鐘會叫嗎?!
唉呦阿娘喂~~~~~~我剛被牠嚇一跳!
我想說怎麼突然有雞聲,好端端在爬文
嚇到我了....在這好兄弟放暑假的晚上.....

Kate 提到...

我也想看沒有陽台的家長甚麼樣~

轟ㄟ專用 提到...

我知道啊
第一次聽到牠叫也是嚇到
那時候還戴耳機咧
我還以為電腦中毒
不過妳可能比較需要去收個驚
畢竟半夜第一次聽到
又是好兄弟放封...

我是有考慮要不要換掉雞雞鐘
畢竟每整點半點叫一次,滿討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