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20, 2009

看片進度恢復中

流年真的是會轉的,你們不要不信哦!!

去年Nadal在溫布敦硬是腰斬Federer連六霸的大業,同時登基球王寶座,今年年初又翻了費大王平山普拉斯十四座大滿貫金盃紀錄的計畫。眼看著連轟ㄟ都開始擔心費大王會不會從此每況愈下,法網納豆提前翻盤,攪亂一池春水,讓費哥拿到也許是他此生唯一的法網冠軍。下週即將開始的溫布敦,納豆也因為膝傷決定不參賽,放棄衛冕。

沒人知道少了納豆,費哥會不會一路通暢,摘下第六冠並且拿到第十五座大滿貫金盃(澳網3+法網1+溫布敦5!!+美網5!!),但只要別陰溝翻船,機會應該很大的吧。(盧彥勳竟然第一場就對上費大王,人不可與天爭,就當作是來練球技的吧!!)轟ㄟ也不是要對納豆流年不利幸災樂禍,畢竟看他和費大王對決,就像當年山普拉斯和阿格西一樣,每場都彷彿在仰看神的戰爭。何況像納豆這種外星人,轟ㄟ根本沒有評論的資格,只能望之興嘆啊。

JCVD (2008)

尚克勞范達美這位曾經在好萊塢是響噹噹的動作明星,最近幾年來的作品在美國之慘澹,已經是無能上院線、多直接發行DVD的程度。過去四五年來聽到最多他的消息,是他在洛杉磯街頭酒後失態,赤足蹣跚,至於他演的什麼電影,老早就不關心了。

直到JCVD,這部讓許多人眼睛一亮的作品,據說好到許多動作片迷相信,那位全盛時期可堪與史蒂芬席格並列的尚克勞范達美要回來了(近期唯二不只有肌肉也真正有武術底子的動作片明星)。不過在美上映時票房悽慘乏人問津,像我這麼期待的在看之前也不免半信半疑。

這部短小精幹的動作片,JCVD本身就破了題,Jean-Claude Van Damme,由尚克勞范達美飾演自己,這位體能衰退、事業觸底、瀕臨破產、婚姻破裂、一片難求的過氣明星。他在這一團狗屁倒灶中需要應付積欠如山的律師費,需要求新興導演(一個中國人!!)別讓他演一鏡到底還有大量體力負荷的戲,還需要飛回故鄉比利時去搞錢。故事就在他下了飛機、進入布魯塞爾市區時開始,被街角錄影帶出租店老闆(中東移民?!)認出來的尚克勞范達美,倉皇但有禮的和老闆合照後步入郵局,隨即傳出槍響。郵局遭到挾持,鐵門拉了下來,有人看到窗內閃過動作明星的臉。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尚克勞范達美是搶匪嗎?


這部片流暢地交疊三段敘事,彼此穿插交錯,用三個觀點引領觀眾慢慢進入故事的全貌。就影像與敘事來說,本片其實野心極大,不僅使用插敘與多重觀點來製造觀眾閱讀故事的錯覺,還反覆使用超過一分鐘的長推鏡來展現導演調度場面的功力—別以為一分鐘很短,現在好萊塢電影超過一分鐘的長推鏡已經少之又少了。這些影像技巧或許稍嫌賣弄,但個人認為多少都還盡量地嵌進故事本身,不顯得突兀或造作,反而因為視覺上的流暢感帶來某種加分效果。

觀看本片的趣味甚多,即使是對於尚克勞范達美的電影事業不熟悉,也能夠從許多片段看到電影對他潦倒過氣的揶揄。開場那段一鏡到底的卻又荒唐至極的打鬥就是個好例子,尚克勞范達美從第一秒鐘的俐落到後來的身手渙散,就是在用戲中戲的方式直接點出他再矯健的身軀也抵不過歲月的這個殘酷事實。而他頂著動作片明星的光環,到了離婚法庭卻變成對方律師用來打擊他爭取小孩扶養權的籌碼,律師拿著一疊DVD細數著他在哪部電影使用哪種屠殺技術的時候,他竟然還在旁邊提醒對方忘了提到哪一段劇情。又比如說在郵局的時候,超級崇拜他的粉絲會懇求他露一段迴旋踢,而他的反應則是向粉絲求情說他又累又老,踢不太動,可不可以不要踢?種種橋段都用一種帶著辛酸的笑料來提醒觀眾人生如戲戲如人生這層道理體現在尚克勞范達美身上的殘酷。

在這些反覆指涉的精明設計中,有一段超現實的畫面,是尚克勞范達美坐在椅子上正對著鏡頭,鏡頭隨著他慢慢上升離開地面。他離開場景,也離開了故事後,開始對觀眾講述他從影以來的一些心路歷程,從比利時到好萊塢,媒體將他塑造成動作巨星,給他許多財富,也讓他迷失,慢慢變得不認識自己,等等等等。說到激動的時候,尚克勞范達美甚至涕淚俱下,老臉扭曲。我相信有人會認為這段稍嫌突兀的片段未免矯情,但是應該也會有人像我一樣,因為他在鏡頭前表現難得的脆弱而多少被他的誠懇所感動。即使他在這部片裡飾演的是自己,但那終究不是紀錄片這件事使得片中那真實的他有多少可信度值得我們懷疑;不過,他畢竟擠出了那麼幾滴眼淚,向我們坦白他的許多不堪,那誠懇終究有幾分的。

浪子回頭金不換。只要有承認失敗的勇氣,並且拿出有誠意的作品,我相信觀眾都願意再給他們一次機會。


洞 (1998)

這其實是一部科幻片ㄟ?!

沒有啦,我在耍白爛(:P),總不能因為人家把時空背景設在一年後的台灣就說那是科幻片吧?

看蔡明亮的電影這麼多年,直到〈黑眼圈〉(2006),我才認為我找到了一種觀看蔡明亮電影的方式,讓我比較容易進入他的電影世界。這次看完〈洞〉,也終於把他的所有長片給補足了。

蔡明亮的電影說是拍來專門參加影展的,或許有點超過,但也不是無的放矢,畢竟他的片節奏緩慢,劇情不活潑生動,對白少,都不符合通俗劇的公式。那是不是只有文藝青年和知識份子才能領略他電影的風情,我又覺得不至於,因為他的故事其實都很簡單,彷彿在鋪陳一種枯燥,讓演員跟我們死老百姓一樣,做一些毫無戲劇效果的動作。

當觀看這種鋪陳變成觀眾的任務時,就有了兩種反應。無心者感到看這種乏味的日常生活有什麼大不了的,何必進戲院看他自己天天都在做的事;有心人則認為絃外之音無窮盡,想要破解其中的似乎深不可測的影像密碼。而真正的樂趣就在這兩者的夾縫中。我想蔡明亮可能深暗看戲的是瘋子這層奧秘,所以當我們想要從電影中看到那種很有戲劇效果的娛樂時,蔡明亮用極其儉約樸實的影像提醒我們:其實最戲劇最娛樂的,就是我們的日常生活。當我們回看自己那些枯燥無比的日子,會發現發生在我們週遭看似毫不新奇的事情,其實比任何故事都瘋狂。

〈洞〉雖然不是我最喜愛的蔡明亮作品,但是它算是比較熱鬧豐富的。蔡導在片中首度實驗歌舞風格,為〈天邊一朵雲〉作準備;也在片中玩了一些驚悚和超現實,還跑了個小龍套,都是之前的作品少見的亮點。

還有,其實蔡明亮滿幽默的,我講這句話應該不會嚇到大家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