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26, 2009

暑假開跑: 特長電影 之二

Netflix的片子又遲到了。三天半的長週末上戲院看了不甚滿意的Sunshine Cleaning和勉強及格的Terminator Salvation,也去了MS家幫他清菜尾順便話家常。週末度完了,好像什麼預計的工作玩樂進度都只完成七成。但也沒覺得特別不爽,大概是天氣宜人,早晚涼爽午後和暖,生活怎麼過都舒暢。難怪大溪地人可以搖船搖一輩子。

密陽 2007

全度妍至今拿的女演員獎座(11),光是靠這部片就佔了三分之一(4)。拍了我超愛的〈愛在綠洲〉(2002)的導演李滄東,在這部新作裡主要探討的是基督信仰與人的信念。看了網路上的一些討論後,我發現我看這部片的時候應該很不專心,許多環節都沒有注意到。也有可能是本身不是教徒的關係,讓我沒有或沒辦法從那種角度去領會這部片的用心。它究竟是一部福音電影還是反基督片,對我來說並不重要;我的感覺是:入教容易信仰難,人性的愛恨私欲永遠比神性/信複雜。

導演與女主角無疑是這部片最重要的軸心(可惜了實力堅強的宋康昊全片被全度研的氣勢鎮著)。李滄東的電影,不論是影像運動或敘事推展都有很強的散文風格,著重自然寫實,至少從〈愛在綠洲〉和〈密陽〉兩部電影來看,長鏡頭和手搖鏡的使用皆有記錄片的色彩(不過前者有些超現實情境的使用是後者沒有的)。特別是〈密陽〉,看著全度妍飾演的申愛做家事、和街坊教友聊天團契,或是在路上走,所有生命中的遽變都在生活中和這些小事一起進行,讓我們慢慢跟著劇情走,直到第一百四十分鐘為止。這種看似漫遊但不鬆散隨便的手法,並不是人人都能有的功力。而全度妍那種演技…只能說不讓她得獎都難,她真的太恐怖了。

網路上關於這部片的討論量多質高,這裡只取一篇算是概論,對認識片中運用「密陽」這個符號及李滄東近年的經歷略有幫助。

孔雀 2005

孔雀開屏基本上是每年春季孔雀繁殖季節時雄雀的求偶行為。雄雀張開的斑斕翼羽是它的第二性徵,用繽紛無比的雀屏來誇耀繁殖力。到了電影〈孔雀〉裡頭,降落傘變成了故事主人翁的雀屏,展示的與其說是吸引力,不如說是嚮往傘兵從天而降的姿態。雄雀開屏乃為求偶,〈孔雀〉開屏則是渴求落到地面之前那短暫的自由。對圍繞著故事核心的三兄妹來說,跟追求自由最有關聯的只有張靜初的角色;到了她輕度智障的哥哥和懦弱的么弟,前者因無知而無所掛懷,後者只是不斷逃避人生,和孔雀開屏的姿態彷彿沒有什麼關係了。然而追求自由的妹妹和視哥哥為羞恥的弟弟為求擺脫眼中的累贅,尋思排擠毒害獨得父母寵幸的哥哥,使看來平靜無波的家庭生活竟暗濤洶湧…


顧長衛以這部初執導演筒的作品奪得當年柏林評審團銀熊獎,但在此之前早已以攝影師的身分在影展到處現身。讓張藝謀大出鋒頭的〈紅高粱〉(1987)和接下來的〈菊豆〉(1990)、入圍奧斯卡最佳攝影的〈霸王別姬〉(1993)、得到金馬獎最佳攝影的〈陽光燦爛的日子〉(1994),都是出自他手。除了和這些大牌導演合作,顧長衛也曾跟隨陳沖到美國玩了一票商業電影,拍了那部讓人有點倒彈的Autumn in New York (2000),當真是…資歷豐富。

顧長衛的視覺風格給人的第一印象是色彩鮮豔而且豐富,看起來相當漂亮,同時鏡位擺設也都平穩札實,構圖的設計感強,不但絕少使用易晃動的手搖鏡,就連鏡頭運動都傾向緩慢。〈孔雀〉雖然另聘攝影師,但這些特色顯然都還照顧到,讓人感覺他謹慎沉靜的影像技巧,是要去捕捉畫面裡的人物表情動作或其他微妙的事物變化,讓這些變化自己去說故事。


可惜這部片有穩健的攝影和美麗的張靜初,還是無法深得我心。總覺得哪裡少了些什麼。是片長的問題稀釋了故事的密度?是剪接太鬆導致敘事顯得過度清淡?或許都有,可能節奏感需要抓得稍微緊點,悠然恬淡跟單薄真是一線之隔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