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23, 2009

暑假開跑: 特長電影 之一

上星期那些大學部的死小鬼考完期末考、也送走一批畢業生後,暑假就正式開始囉。活到這個歲數還隨寒暑假調整生活作息的,除了毀人不倦的至剩廯師,就是賴著當米蟲的學生。轟ㄟ很想當前者,可惜天不從人願,夢想起飛還得熬一熬。

放暑假到暑期課開始之前有一個星期的空檔,圖書館開放時間變得很短,早早趕人回家,對轟ㄟ等於是多了打球撞壁和龜在家看片的時間。偏偏這星期不知是Netflix還是郵差大人惡搞,寄個DVD寄了快整整一個星期才到,只好消化一下家裡幾片還沒看過的,還使壞到學校圖書館借片子回家看。長夜漫漫,正好是K特長電影的時機,一咬牙,總共跟三部各約兩個半小時的特長片搏鬥了三個晚上,外加兩部不太長的一般電影,大約是過去一週來的成績。

十二怒漢 12 Angry Men (1957)

Sidney Lumet半世紀前平地一聲雷,首次執導電影便影史留名,真不知要集結多少機緣巧合。從陪審團討論被告應否有罪一個簡單的過程,具體而微投射出整個美國司法制度的運作和正義的追求等等問題,對於那些相信法律奠定在正義基礎之上的浪漫派很有勵志作用。同時電影本身還是劇力驚人的推理故事,從堅持合理懷疑的陪審員一步步推敲所謂的證據與反覆檢查證人的證詞和動機,在一個小小的房間裡回溯凶殺案的發生經過,本身也變成推理劇,不僅從各個陪審的反應看到他們的個性與偏見,到最後還拋出一個大梗(這是所謂的本格派推理嗎),完全扭轉片子一開始對被告的判斷。把這麼簡單的場景和時空設定下發生的故事拍得這麼峰迴路轉迫力十足,真的是令人拍案叫絕的經典。

阿拉斯加之死 Into the Wild (2007)

去年在巴黎和弟及借住地板的友人看完網路山寨版後,終於鼓起勇氣把這部既勵志又沉重的電影再看一次。

當代身兼導演與演員還能雙雙保持水準以上的演出者,西恩潘必是箇中翹楚。本片票房平平,但贏得影評界的欣賞,卻又詭異地在大型影展上被冷落,實在匪夷所思。本片攝影與音樂之美,完全清楚傳達故事主人翁那股對生命的熱愛(IMDB資料顯示所有場景均在實地拍攝)。

這部電影至少有兩個很哲學的命題可當作切入點:尼采的超人意志與法國啟蒙時期的高尚的野蠻人論調。本片透過主角Alexander的短暫但驚奇的生命與經歷,去呼應那種不斷超越平庸與因循的意志力,也表現某種反物質文明的崇拜和回歸自然。最值得讚賞的是電影不強調反社會仇恨或某種唱高調的英雄式自戀;西恩潘相當謹慎內斂地維持整部片積極正面的基調,努力讓觀眾看到Alexander對阿拉斯加的執迷,其意義在對生命與自然的原始能量的追尋,更甚於心靈匱乏的補償或逃避。當然,Alexander的童年陰影成為他負面性格的主要來源,電影並不試圖遮掩他這部份的過去。Alexander終究是個有喜怒哀樂、有偏見與盲點的凡人;但這也是最令人愀心之處:電影最後的段落讓我們看到,Alexander領悟到只有當幸福與人分享時才最真實的那一刻,他也走到了生命盡頭。

回頭看歷史,我們也許會不勝唏噓地說這是必然要發生的悲劇;但因若干粗心大意造成致命失誤的Alexander,即使在極度虛脫的絕境,還慎重其事地穿好衣服,外套拉鍊緊緊拉到最上方,躺在床上,看著藍天微笑迎接死亡。不知真實世界中的他是否讀過尼采,但我相信他會懂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