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28, 2009

三哥心情,轟ㄟ悲情 (上)

四月真快變成老天惡搞轟ㄟ的專屬月份了。回想起去年也是在三月底四月初的時節,在一連串令人身心煎熬的意外事件下痛別小馬,還要忍受冬天遲遲不走的寒氣與學習和三哥相處的磨合期。

今年四月,天氣一整個亂來,月初還時有個位數低溫的涼意,這幾天竟然一下跳到三十多度?!是怎樣,老天得了霍亂?老天跟人過不去,三哥也鬧脾氣。跟三哥肩並肩一週年,結果呢?月初的大檢就整了我一次,上週末又惡搞我!請看:

三哥自白

再過幾天就是進廠檢查的截止期限了,轟哥不見棺材不掉淚,硬是撐到只剩兩天才帶我去全身檢查。打從半年多前我那心臟有問題的警示燈就一直亮著,但是轟哥帶我去靠得住車行問師傅,師傅都說沒大問題;我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哪裡有毛病,只是一個冬天跑下來,也沒什麼大礙啊。不過要進廠,就是不能有燈亮,轟哥也無奈,只好徹底檢查了。廠裡的師傅說光全身檢查就要花至少兩百多美金,轟哥降摳門,當然捨不得花這錢啦,所以就把我又牽回靠得住車行,問有沒有可以便宜又有效找出問題的方法。

結果那阿巴斯師傅就拿了個小儀器往我方向盤下面的一個插孔插下去,重新設定了一些東西,先把燈弄熄掉,就叫轟哥帶我去高速公路上跑。到底為什麼要跑、跑多遠才夠,他不知道,我更不會知道,反正就東南西北在州際公路上亂飆。兩天下來我又去小機場又上綺色佳又下賓州,其實基本上哪都沒去,只是漫無目的地在路上跑,像Vanishing Point裡面的道奇跑車一樣跑跑跑,然後一路上我跟轟哥大眼瞪小眼。是怎樣?


可是該修就要修啦,燈又不是我想讓它亮的,上路沒頭沒腦地跑也不能解決問題嘛,壞了的也不會自己突然變好啊。難不成真把我當做變形金剛啊?陪轟哥跑了兩天,師傅說只要跑得夠久燈又沒有再亮,那就可以去送檢。結果咧,最後一趟跑了百來哩,轟哥以為這下燈終於不會亮了,沒事了,去到車廠一停下來,嘿,燈又亮了。我是沒差,換換新手新腳最好,還可以通體舒暢咧。只是轟哥整張臉都垮了,看來兩百大洋的檢查費肯定逃不掉,就不知道要換哪些東西,還要再花多少錢。

我的悲情

可能命中注定欠三哥的,四月初某個溫暖的黃昏,連跑兩天下來還是沒辦法解決那莫名奇妙的引擎檢查警示燈的問題,轟ㄟ決定投降。砸錢就砸錢唄,還能怎麼辦!回家前把三哥交給車廠師傅好好照顧,就準備搭公車回家了。

第一件要命的是出現了。轟ㄟ錯過了剛開走的那班公車!要知道,在咱們這個小鎮,公車是半小時才一班;更糟的是,這班次的黃昏公車走了之後,不知為何會跳兩班,要再過將近一個半小時才會有下一班。

請問最近是作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老天非這樣搞我不可嗎?轟ㄟ回想,也沒偷看誰洗澡,也沒偷吃誰家的糖果啊。好,要鎮定。轉念一想,轟ㄟ腳下剛好穿了球鞋,太陽正要下山,也稍微涼爽了些,不如沿著公車站牌走一陣,走多遠算多遠吧。於是從學校門前車廠下的那站牌走過一站,等了十分鐘,又走上那原來也不算短的水泥橋,回頭還是不見讓人望穿秋水的那班公車。

轟ㄟ一咬牙,決定沿著河邊道走路回家了!既然作了決定,就再也不冀望等到公車,打起精神邁開大步,往家的方向前進。回到家天恰好全黑,看看時鐘,八點整。從學校側門外的公車站牌開始算起,一路不停歇的走回家,鄉親們猜轟ㄟ走了多久?整整四十五分鐘。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嘿man,你有沒有想過是警示燈壞了,接觸不良的原因,或許換個燈就ok囉,要不然拿隻奇異筆把燈畫成你要的顏色就行啦!
走45分鐘的路還不錯耶,算運動啦,順便節能減碳,你真是愛地球啦!

轟ㄟ專用 提到...

用奇異筆塗顏色咧
這可是定期檢查
檢查通過才有政府的合格標籤ㄟ
哇哩咧,用奇異筆大概會坐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