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12, 2009

說好的糖果呢 (下)

上週四

晚上十點五十分。

上次跟她講到話已經是將近半個月以前的事。過完白色情人節,她飛上海後的那天晚上通過一次電話,之後就再也沒消沒息。這段時間以來,她的Skype不開,MSN不是忙碌就是離線,發email不回,只差沒索命連環call了。他一直遲疑該不該打電話去找人;他知道只要手機一撥就知道幾百里外的她究竟是怎麼回事,但是他不想顯得很神經質,更不想讓她覺得他開始在監視她。

他只是想聽到她,聽聽她那會因為高興而跟著舞動的聲音,還有開懷爽朗的大笑。就像他想像柴門文筆下的莉香會有的放肆的笑法。想到這,他忍不住捲動手機的通訊錄,在幾個已經斷了聯絡卻還沒刪除號碼的砲友名字當中找到了她的名字。就在遲疑要不要按下快速撥號鍵時,手機鈴聲響了。

是她。

…喂?
喂。
這麼巧?
為什麼?
我正好在想要不要打電話給妳呢。
打電話給我?幹麼?找我什麼事?
沒事啊。
喔。
… …
喂?
嗯?
幹麼不講話?
沒幹麼啊。
不然怎麼沒聲音。
我在想…妳最近是不是很忙?
很忙啊,前天才剛從鄭州出了四天的差回來,今天一大早又跟David去無錫。
是喔,太操了會不會?
會呀,我才剛到家沒多久。
洗澡了沒?
剛洗完啊。
有沒有用我送的瑰柏翠啊?(在裝什麼輕鬆呢)
那我上禮拜就用完了好不好。
喔…
嗯。對了,我跟你講,昨天跟詹總吃飯的時候他跟我說,搞不好明年再調我去東筦ㄟ。
哦,那很好哇,飛台北比較近。
亂講,從東筦要去機場反而還比較遠。
是喔,我又沒去過大陸,我怎麼知道?
誰教你這樣,人家都來半年多,你也不來看人家一下。
去看妳就沒錢買瑰柏翠了。
聽你亂講,反正你沒誠意就對了。
… …妳跟那個詹總很常吃飯?
就老闆啊,有時候一起去見客戶,見完就一起吃飯啊。
他長得怎樣?
斯斯文文的啊,可是長得不高。
妳有沒有比他高?
穿了高跟鞋以後差不多吧。
這樣也能當總經理喔?
人家懂得談生意啊,還南加大雙碩士咧—當總經理跟他多高有什麼關係啊,你很奇怪吔!
出門談生意要上得了檯面啊,妳看人家嚴凱泰,又高又人模人樣。
你也又高又人模人樣啊,那你怎麼不去搞個總經理來做咧?
算妳狠…奇怪,妳幹麻一直幫那個詹總講話?
你有病啊?我幹麻幫他講話?是你自己要問莫名奇妙的問題的。那你又為什麼問莫名奇妙的問題?
我…隨便問問囉…反正,妳去東筦也好,順便幫我弄支山寨機來玩玩。
你在轉移話題。
我沒有啊… …那妳要不要幫我買山寨機?
可以啊,看看啊。那你要不要來找我?
看看啊,我又不一定請得到長假。而且就算有長假,幹麻不我們一起去普吉島?
你很奇怪吔,有錢有時間去普吉島,幹麻不來找我?!
普吉島天氣好啊,還有海灘。
那你怎麼不看看我有沒有假可以休啊?
是~妳說得對~那如果妳真去成東筦,我再去找妳。
你最好是真的給我來。
會的,會的...我明天就開始存錢…然後我們可以一起去香港澳門待個兩三天,吃飲茶啦去找重慶大廈啦...
重慶大廈就不必了吧。
喔...

其實他想認真告訴她,他很想她。他更想知道,這段時間疏於聯絡,是不是因為她在那裡認識了新的男人。是那個David?是詹總?還是他單純胡思亂想?在上星期復工之前,他放了近一個月灰濛濛的無薪假,剛開始的一個星期還能大嘆慶幸地可以賴在家裡休息;到了第二個星期,他已經開始感到不安,彷彿生活的巨大機器突然停頓,有顆螺絲像是因為機器停止運轉而功成身退般地脫落。他忍不住想,如果她在身邊,他也許不會這麼強烈地覺得生活缺了一塊。

他感覺到有股情緒在蘊釀,有股衝動讓他想脫口而出。也許他應該給她個暗示,那天他無所事事四處亂逛時,在新光三越看到一對戒指,很漂亮。他既緊張又興奮,那股情緒在體內就要爆發,引得鼻頭開始微微冒汗。直覺告訴他不能再等,這是把她留在身邊的唯一方法了。

我…
怎樣?
我在想…
什麼事啦?
…我在想妳下次什麼時候回來,我們去逛新光三越。(我真他媽是個拐彎抹角的懦夫!)
好哇,隨便啊。
我在寶格麗的專櫃看到不錯的手錶…
好啦好啦,漫遊聊這個,貴死了。我手機快沒電了,改天再call你。

三個月後

晚上八點四十五分。他剛在中山國中站踏上捷運,走進最後一節車廂,揀了最近的位子坐下。也不知是上了整天班的疲勞還是心情的耗累,那股暈眩還揮之不去。大概需要一些放鬆吧,他想。

他打開手機的通訊錄,上下搜尋一串名字,停在Lizzi,按下撥號鍵。

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哇!有瑰珀翠耶,我喜歡的牌子,這個男的不錯識貨,讚!

匿名 提到...

親小羊也愛用瑰珀翠,連他們家的大胖舌也愛用瑰珀翠護手霜,超好用的,以後他們家小愚兒長大也要用。哈哈哈,不是廣告,是真的。

匿名 提到...

你是來亂的喔!破壞這個部落格的質感,就像在台北街頭新皮鞋踩到狗屎一樣。

轟ㄟ專用 提到...

早該料到是你(們)了
歡迎歡迎啊,儘量留言

小愚兒這樣嬌貴在養
該不會要培養他將來進演藝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