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21, 2009

Knowing (有雷慎入)

傍晚V送來溫暖人間的高湯之後,看看還來得及,鑰匙錢包一抓就上戲院看了新上檔的〈Knowing〉。

會想要看這部片,不是衝著尼可拉斯凱吉,而是導演Alex Proyas。以科幻類型闖出名號的Proyas,兩部比較知名的前作〈極光追殺令〉(Dark City, 1998)和〈機械公敵〉(I, Robot, 2004)最大的公約數,大約是剝除懸疑的解謎敘事線和救世主再臨的天啟課題。本片看來也不出這個旨趣,不過跟前作相比,則多了作為通俗商業片更周延的整體考量,加入一些單親家庭人際互動的元素,增加故事的層次。

這部片以一個非常哲學的問題作為開場:決定論或是偶然?世界的運作是一連串因果效應、早有註定的安排,或是純屬隨機偶然、沒有任何內在意義的巧合?在麻省理工學院任教的John(凱吉)向學生丟出了這個龐大無解的難題,他自己原先給的答案是偶然論。就基本的邏輯來推敲,這道難題各有矛盾卻又暗示相同的解答。決定論無能處理人的自由意志,僅能指出自由意志是場虛妄,是人自我感覺良好的美妙幻想,到最後變成了獨斷的世界觀。偶然論則無法解釋隱隱藏在諸多事件背後的關聯,最後只好說那是人的想像,去強化他們想要相信的部份,製造自我良好的幻覺,最後則變成了虛無的世界觀。兩個論點推到極端,反而都說明人的渺小,暗示了無論我們怎麼作,結果往往在我們的控制之外。

這些邏輯論證別說故事主人翁沒去探究,Alex Proyas也不可能解決得了。面對一張五十年前寫就的紙,上面填滿看似亂碼原來其實是預測歷年來重大災難的數字組合,電影很快對觀眾攤牌,所有事件不但早已注定,我們也無法改變。後半部電影於是轉而經營緊張、懸疑,還有種種災禍的視覺奇觀。它給我們的唯一教訓,就是面對不可違逆的事情,做得再多也是無謂。以一個後見之明來看,John為阻止接下來兩場災難到處奔波,只是為了讓電影推出兩個電腦特效的大菜,根本無助於故事推動,觀眾也能容易預測劇情發展。可惜堂堂一個MIT教授,除了解碼成功之外,他的智慧在處理所有大小危機顯然都沒派上用場,只是像追著尾巴團團轉的狗,然後徒然看著災難在他眼前發生。尼可拉斯凱吉這位大咖似乎有點選角失誤,讓他來詮釋這位知識菁英看來不太對勁,但也有可能是角色設計不當,使得他那憂鬱無助的一號表情跟頂尖學府的青年教授難以互相配合。

要用簡單一句話說,〈Knowing〉是揉合三部片的產物。它很明顯在向〈第三類接觸〉(Close Encounters of the Third Kind, 1977)致敬,以其架構為骨幹,佐以〈天蛾人〉(The Mothman Prophecies, 2002)的天啟和懸疑,加上〈彗星撞地球〉(Deep Impact, 1998)那般的結局,不算是有新意的大鍋炒。但整體來說,我不認為這片拍差了,至少有幾段懸疑緊張的氣氛掌握得不錯。近年來好萊塢拍了不少這種類似聖經啟示錄的災難片,但是大多都毀在人類需要希望因此必需消除災難的喜劇結局下。舉凡〈世界末日〉(Armageddon, 1998)〈地心毀滅〉(The Core, 2003)〈明天過後〉(The Day after Tomorrow, 2004),乃至於有相似主題的〈世界大戰〉(War of the Worlds, 2005),都因為這種喜劇收場的商業性考量,犧牲了末日災難那絕望的戲劇重量,讓那種無法逆轉的悲劇色彩大打折扣(能逆轉還叫末日嗎?)。相較之下,Proyas在〈Knowing〉貫徹那決定論的信念,該發生的就要發生,誰都無法違逆,人類只能束手,至少是帶種的表現。

3 則留言:

V 提到...

聽起來是一部跟基諾李維的
當地球靜止不動的那天
非常不一樣的電影...

V 提到...

喔對了
我今天去看了 I Love You, Man
我不懂為什麼EW給他A
這不是一部濫片
可是也沒好到哪裡去
我承認
這個題材是挺新穎的,尤其是現在大家一窩蜂地拍
女人友情的電影
可是角色設定很芭樂
最重要的是
身為喜劇片
他也沒有很好笑
所以為什麼是A呢?
莫宰羊

轟ㄟ專用 提到...

Knowing是不難看,至少沒有覺得浪費錢

EW給分有時候就怪怪的
我看了一下那篇影評
大概是欣賞這部片某種bromance的經營能力吧
反正他們愛就愛了,影評等於背書
況且影評又不是評論,參考價值多過分析

不過他們真的很愛J Apatow團隊
只要那群哥倆的片評價都不會太差
偏偏這部片JA從頭到尾都沒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