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09, 2008

真正的熟男殺手啊

過去幾天真是快被沒事找事自願的presentation給搞死,連好好寫篇文來潑的時間都沒有。

剛剛又聽了一次黃立行的新專輯,讓我加倍肯定他在〈黑的意念〉表現的那種濃醇暗黑的搖滾味只是曇花一現。〈最後只好躺下來〉當然是不錯的,只是更向流行搖滾靠攏,像是〈無神論〉的續篇,沒有太多驚喜。

想起幾個星期前在車裡跟V聽音樂聊音樂,不知是聽到誰,好像是Bryan Adams,然後話題轉啊轉到國語流行音樂,呂芳這名字突然冒出來,V就問了個非常有意思的問題:為什麼好像現在都聽不到什麼熟男歌手的情歌了?

這問題讓我們認真地聊了快半小時,還以業餘聽眾的立場回溯了過去十幾年的國語流行音樂。轟ㄟ一時間冒出了到現在還是認為很有道理的觀察,不過在掀底牌之前,咱們先繞個彎,讓我們搜尋一下腦袋瓜裡的資料存檔,且先爬梳幾個名字。

在民國八十年左右畫一道線,大約可以看到幾位從民歌過渡到流行音樂的元老級歌手,比如說其實你不懂我的心、夢開始的地方(1988)的童安格或是傷感列車(1991)的楊峻榮,正從事業高峰往幕後轉向,或者以淡出走向半退休狀態。也有原來就是影歌雙棲的港星,在國語歌壇繼續開疆闢土者,比如半夢半醒之間(1988)的譚詠麟和我的世界只有你最懂(1992)的鍾鎮濤。

但是從那一道線以後,國語歌壇的熟男抒情歌市場足足走了十年多的戰國時代。以本土熟男來看,首先是神人級的齊秦,自愛情宣言(1990)、柔情主義(1991)開始從搖滾逐漸向抒情流行歌靠攏。其他幾位一手寫歌一手拿麥克風的創作型歌手也有把我的悲傷留給自己(1991)的陳昇、以你知道我在等妳嗎(1989)進入主流市場的張洪量、還有寂寞公路(1990)的伍思凱。當然也不要忘記讓每個人都心碎(1990)的黃大煒;遊走抒情邊緣的趙傳,憑唱不完的情唱不完的愛(1993)且讓他佔個缺好了。

如果上述歌手熟男抒情的形象不夠「乾淨漂亮」的話,那麼情歌王子等級的標準歌手有讓我忘記你的臉(1989)、愛如潮水(1993)的張信哲,個人從來不感興趣的小剛(=周傳雄≠剛澤斌),還有在台灣發跡的港仔不過轟ㄟ不太熟的邰正宵。歌唱組合則非優客李林莫屬,他們打從認錯(1991)一開始就紅了,不過形象介於抒情和校園之間,定位不如張信哲清楚。好像記得在哪裡看過有人把情歌王子的封號給了張信哲,不論如何,張信哲應該是當之無愧,因為上面兩首只是他早期歌唱事業的代表歌曲,後來的寬容啦太想愛你啦等等,族繁不及備載。邰正宵其實也挺紅的,只是一直在轟ㄟ的雷達範圍之外,印象中只有千紙鶴(1994),但那已是他進入事業中期的作品了。

同時期渡海來台發展的歌手亦前仆後繼。香港大軍多是延續阿倫阿B的模式,將原有的影歌雙棲事業延伸到台灣。四大天王中有劉德華的我和我追逐的夢(1991)、讓張學友一舉得歌神封號的吻別(1993)、和黎明的今夜你會不會來(1991)。之前提到的呂方,轟ㄟ也不熟,孤狗說他的歌唱事業很長,轟ㄟ唯一有印象的是老情歌,但確切發行日期不明。東南亞代表則以巫啟賢為代表,等到無印良品發行掌心(1995)的時候,戰國時代差不多要進入下半場了。

以掌心來劃分戰國時代上下半場完全只是偶然,不過無印良品的出現也是反映國語歌壇的一個轉折點,因為從此之後熟男情歌的走向更注重包裝,不只歌曲唱片要包裝,歌手本身的外表也得要夠漂亮。所以游鴻明以愛我的人和我愛的人(1994)擠入主流中堅也許不是偶然。以別愛我(1996)成為錢櫃必點的鄭中基或許稱不上漂亮,但他當時的形象確實是很好的,同理可證:愚人碼頭(1997)平地一聲雷的熊天平。不過大致來看,熟男情歌還是那幾個大將級的天下:廣島之戀啦愛從昨夜就停了啦心如刀割啦秋天別來啦(伍版)不讓我的眼淚陪我過夜啦。從這些歌長據錢櫃點歌榜可以看出,新血要出頭其實還滿拼的。

然後第二條線要畫在民國九零年代開始的那幾年。從那以後,上述名號在國內國語流行歌壇以驚人的速度消失,不是轉幕後、轉進中國、半退休,就是完全消失。四大天王專心演戲的演戲(有趣的是華仔的演技也從此精進有目共睹),減產的減產;拆夥者有之(優客李林無印良品),搞爛形象者有之(熊天平呂方鄭中基),隱逸者有之(張洪量齊秦),反攻者有之(張信哲等)。好,那國內熟男情歌還有誰在唱呢?路線多元的有陶喆王力宏林俊傑吳克群(必須要插一句,吳克群的慢歌寫得真的不錯),但他們都不是唱情歌的典型,頂多是偶而唱點情歌來打工的。那誰是?李聖傑?他已經半退休了吧。李玖哲?還不成氣候吧。

暸了轟ㄟ整理這落落長的點將錄要說的話了沒?重點是,現在已經沒有情歌王子典型的熟男抒情歌手了

OK,經過這些例子,我們可以來稍微定位一下什麼是熟男歌手的情歌。就剛才聊到的案例,大體上是指那些都會氣息較鮮明而且以表達熟男心情的抒情歌為主要訴求的熟男歌手。所以歌手不只是以抒情歌曲為主要歌唱路線,歌手本身也往往會符合一種特定的形象,如張洪量游鴻明張信哲,就是這種典型的代表:人帥,帶有書生氣息的都市感,帶著一種柔軟的線條感,抒情歌曲表達一種莫名奇妙的專情,反正他永遠是被甩的那個,等等等。

那到底發生什麼事呢?情況有多嚴重呢?我們先來看看目前還活躍在歌壇的熟女,天后級的有阿妹,緊接著的莫文蔚溫嵐,都是可快可慢收放自如的熟女。長青樹許茹芸、剛開完演唱會的林憶蓮、轉換跑道但個人希望早日回鍋的萬芳蔡琴、大將級的楊乃文梁靜茹、隨時準備接班的陳綺貞張懸,一路數來百花爭豔,熱鬧不已。且不提暫別歌壇的周蕙江美琪阿桑,熟女情歌從來沒間斷過。

好的,以轟ㄟ粗淺的觀察,周杰倫的出現是重要的關鍵。他從娘子(2000)踏進歌壇開始,不僅每年都出一張專輯至今,而且每張都賣,幾乎全面主宰國語流行歌的動向。剛剛說的那批戰國時代熟男歌手退潮之後,不知為何再沒有新的波浪拍上岸來,而新起的歌手都再也不走抒情路線,全面轉向R&B和嘻哈。這一來一往之下,熟男情歌瞬間消失了,短短不到十年間,情歌王子成為陳年舊事。

但更重要的是,之所以周杰倫是一個關鍵,在於他創作的全方位,涵蓋了歌壇市場差不多所有的類型,甚至還撈過界為江蕙寫台語歌。在他以前,沒有人能同時作出中國風的搖滾風的嘻哈風的R&B、鄉村口味的流行曲、還有無數俏皮的、抒情的、哀怨的情歌。他等於是一個人的唱片公司。

也許情歌王子典型在國語流行樂壇的消失和周杰倫的出現只是純然巧合,我不知道。當時和V聊著聊著,只突然覺得這麼想很有道理,回來排了排點將錄後,想不到趨勢果真如此。希望對國內國語流行音樂有瞭解的高手出出招,也來看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