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17, 2008

禮貌

住進民宿的當天晚上,他藉著酒酣向她表白。

多年來他始終保持禮貌性的距離。都說只是很好的朋友關係,但誰都看得出來是他沒有面對被拒絕的勇氣。這種心口不一多了,連他都看輕這樣懦弱的自己。

熱烈之後他這麼跟她說,其實他一直相信他們之間總是有點什麼的。那晚在錢櫃唱黃大煒的歌,我們交換了渴求熾熱的眼神。是啊,那時我知道妳也感覺到了。

她微笑聆聽。

我不想再閃閃躲躲辦公室裡那些似笑非笑的曖昧眼光,我不再管他們的閒言閒語,我也不在乎妳和經理之間的什麼。

妳知道麼?這一切我都不想再理,這一次我們是認真的。

她還是帶著那樣可親的微笑,伸出手安撫他激動起伏的胸口,然後轉過身去,沒再回頭。

2 則留言:

Kate 提到...

來幫你集結成書好了,
這些好看的短文

轟ㄟ專用 提到...

過獎啦
像我這種貨色
還是先練個十年再說吧
不過還是謝謝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