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24, 2008

查勞・巴西瓦里,你好嗎

整個夏天車上一直擺著的CD中,有兩張我常在熱得出汗的高陽午後,邊開著車邊聽,讓音樂隨著風刷過耳。一張是圖騰合唱團的《我在那邊唱》,另一張是《查勞・巴西瓦里》。

這兩張作品深得我心的地方,在於他們都嘗試在原住民音樂原有的基礎上結合其他音樂類型,創作新的可能性。如果國內主流市場上有所謂的原住民音樂這種類型,那要從陳建年開始講起。從他以降,巴奈、到昊恩家家,原民音樂結合藍調、校園民歌、爵士、甚至福音,變化出許多路線不同各有風騷的面貌。


到了圖騰與查勞,原民音樂的樣態變得加倍多元。圖騰在2006年發行的首張專輯,用力的歌聲唱出生活的無奈、困惑,也有暢快、寬闊,那種以不協調合音、中快板節拍、木吉他電吉他交雜搭配出來的音樂質感,讓我感覺彷彿聽到了一種在八零年代校園抗議歌曲曾經聽過的聲音,充滿了透過豐沛情感表現的蓬勃活力。

而今年初發行由查勞加盧自組的樂團、也是首發的專輯,給我最多的驚喜。樂團的官方部落格上寫道:「在原住民音樂中加入拉丁及Bossa Nova的色彩」;但我感覺他們真是謙虛了,因為我不只聽到Samba、Bossa Nova,還聽到了夏威夷特有的南洋風情。看著專輯封面金色夕陽下的扁舟,時常會有「這是大洋洲來的外地樂團吧?」這樣的錯覺。

這張入圍今年金曲獎兩個獎項的專輯,原住民語專輯獎與原住民語歌手獎後來都被伊拜維吉一箭雙鵰,雙雙捧走了。(至今百思不解)原住民音樂創作,到了《查勞・巴西瓦里》所開發出新的可能性,跟國語流行音樂近年來的發展相比,更引人注目。整張專輯前半精采,後半平穩,從〈數數歌〉的熱情洋溢、〈你好嗎〉的真摯動人、到〈老人書包〉〈美麗部落〉〈海岸漁人〉,不斷用讓人迷醉的暖軟曲調舒緩我全身的毛孔。身在北國異鄉,這樣的歌聲特別能讓人想念起故鄉的炎熱、海浪彼此拍打的聲音、還有微風拂過汗濕的皮膚那種短暫涼爽的熟悉氣息。


巴西瓦里對著我唱,其實也要我對著心繫著的人們唱。那曲能使人感動落淚的〈你好嗎〉這樣緩慢反覆吟唱著:「Hey-ay-ay-ay/お元気ですか?/私のように/你現在過得好嗎/在這裡祝福著你/自別離那一天/總期待會與你再相遇…Hey-ay-ay-ay/你好嗎/我遠方的朋友/你現在過得好嗎/在這裡祝福著你/Hey-ay-ay-ay/How are you, my friend?/I miss you everyday/你現在快樂嗎?想你會想我嗎…」(*)

就這樣,有時放著這音樂,調高音量,搖下車窗,讓微熱的風送進車內,隨著巴西瓦里的歌聲,還有我的,送出車外。

也許能送到我由衷思念的朋友身邊吧。



* 可恨手上沒歌詞,這幾天在網上狂找也都失敗了,只好隨便放些自己聽到的。
**最後附上Sagalima數數歌的MV,歡天喜地的真有fu。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