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12, 2008

無題

在大樓頂端沿著牆走著走著往下掉落跌進一座露天餐館,穿過走廊看見她對著大型電玩打網球,撇眼看見我面無表情要我別煩她,走下樓梯只覺得一直在躲著她,感到心驚。轉個圈。教室裡正進行辯論比賽,大夥都在說話,為什麼排著隊等著洗手呢?CD player裡放著Bob Dylan的Nashville Skyline,聽到的卻是Yo La Tengo。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