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28, 2008

黑暗騎士 之二

可惜,我感覺這些野心在電影裡表現的成果不如預期的成功。整部電影極多的篇幅用來鋪陳視覺場面的壯觀、追逐與爆破的堆疊,其實到後來讓人開始感到疲乏,而且無助於發展故事內容以及角色的深層心理變化。音樂的使用在武戲的部分非常高明,沒記錯的話,許多動作場面的音樂使用相當簡約,比如說驚心動魄的小丑劫囚那場戲,整場公路追逐甚至沒有音樂,看Harvey Dent的一條小命懸著,在小丑步步砲轟下逼近死亡,只靠聲音與影像的節奏就足以令人屏息。但是文戲部分的音樂煽情又陳腔濫調,實在難以下嚥。最糟的是,搭配煽情音樂的文戲多半用來陪襯極為簡短的對話,倉卒交代幾個角色的情緒或心理狀態,讓我感覺音樂的使用像是威而鋼,企圖在最短的時間內揮發出最大的作用。這種硬擠出來的情感,又要講出傳世經典般的對白,根本無法讓人相信這是角色們承受這麼多身心負荷後會有的心理狀態。

其次,主人翁Bruce Wayne一步步走向最後犧牲蝙蝠俠的英雄榮光而成為黑暗騎士的心路歷程,老實說我不太買帳,因為我看不到太多Bruce的掙扎,也沒看到他被不受約束的權力誘惑的黑暗面。我這麼說好了,如果蝙蝠俠最後覺悟到必須堅決告別高登市民的愛戴才能換得最大的公共利益,那麼Bruce是在怎樣的情況下體認到這等犧牲的,他的心理轉折又表現在哪些地方呢?銀幕上只看到蝙蝠俠轉瞬間決定運用手上的最新科技,寧與世人為敵,換取更大的公共利益。這種決定跟開明專制的獨裁者相去不遠,但電影顯然想要觀眾認同蝙蝠俠的用心良苦,問題是Bruce在無可匹敵的權力面前可曾表現出他的動搖和回神,又何時體認了英雄神話的虛幻誘惑?我不認為編導留給觀眾足夠的想像空間去推敲這些繁複的內在對話,卻透過一場又一場的爆破打鬥去置換這些轉折。也就是說,看到的動作場面、爆破追逐遠比處理內在掙扎的部份多的狀況下,我們比較容易看到Bruce/蝙蝠俠趕著救人的氣急敗壞,反而看不到他逐漸把自己變成一個法律邊緣的獨裁者、最後又堅決拋去英雄光環而成為黑暗騎士這樣重大的轉變。

這其實是相當大的犧牲。我可以了解這部片以暑假強檔商業片的定位,需要夠多的視覺刺激來支撐鼓催票房的基礎;但是把這些複雜的人物心理一次又一次的撞擊都留給觀眾自行揣測,是很不智的決定。我再舉個例子。從個性潔白無瑕的鐵面判官Harvey Dent到復仇恨意爬滿全身的雙面人,中間經過多少既定原則的不斷修改:對體制外執法權—即蝙蝠俠—的默許、對Gordon別出心裁追捕小丑的勉強接受、乃至於最後因狂暴的恨意而對過去堅信的法律正義可以因小丑的煽動完全推翻,這些轉折點都交代得倉促緊迫,讓故事空間被動作場面大量壓縮,以致於幾乎浪費了這個角色。






延伸閱讀: 電影學者David Bordwell針對黑暗騎士的批評 "Superheroes for Sale",從類型電影,產業發展,和敘事鋪陳幾個切入點,說明為什麼他不認為這是夠好的電影,提供有參考價值的反面思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