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20, 2008

五度過關,只是過不了關

這兩三天的遭遇真不是哭笑不得四個字可以形容。

話說兩個月來爛蘋果市五次殺進殺出,經歷一次比一次慘,感覺一次比一次差,差不多要把我對它的好感耗盡了。除了第二次算是風平浪靜之外,第一次接機接了一個多小時,第三次繞路也繞了一個多小時。上星期的那次更別提了,在中國城待的那間旅館乾淨歸乾淨,簡直是工寮,隔牆不隔間、cube當客房,吵得我整晚不得好眠,隔天精神耗弱,辦事也不順利。

昨天第五度殺下去,一大早出發,在賓州路上看著天亮,本來是想避開上班的塞車潮。無奈人算不如天算,早上八點在城外不到卅哩處還是遇到了,十分鐘可以跑完的一小段路足足塞了一個小時,還差點誤了轟ㄟ該辦的事。更糟的是內急也沒空上,有了時間搵不到地方,還得幫三哥找位子坐,差點憋到內傷。最糟最糟的是,事情畢竟還是沒辦成,多日來的努力功虧一簣,也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總之,只能說幾天來得到的教訓是:跟歐洲人周旋要自求多福,特別是拉丁語系的。

低調奢華

趕路辦事的途中,有機會在上東城走一段路。對爛蘋果有點認識的都知道,上東城素來是高貴區,就轟ㄟ的了解,大約不出中央公園南北兩端間、第五大道到Lexington Avenue這一大塊,住的無非是一群有錢到死了鼻屎(snobbish)的傢伙。不過到底有多有錢,其實你我也真沒進去人家家裡看過,沒人真的知道。要不是〈慾望城市〉裡夏綠蒂那間因為離婚得到的典雅公寓和〈六度分離(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 1993)〉最後一場戲讓我們看到一棟不起眼的大廈裡還可以蓋一座綠意盎然的花園,還真沒個升斗小民知道這裡的人過的是怎樣的生活。

不過光是從七十幾街口往南走,不論是沿著第五大道還是Madison Avenue,都可以從街景看出這一區的豪富(Park Avenue太擺闊了,做不得準)。乍看之下,街道兩旁的建築物除了洗刷得比較乾淨之外多半也沒什麼特別的,那種雕樑畫棟的私家宮殿其實很少,第五大道兩旁的行人道明顯寬很多之外,好像也不過如此。但是留心觀察就能看到一些跟其他區的不同。這一區很少有公車經過,因為公車路線非常少;公共電話少,就連賣熱狗攤販也少。連鎖商店幾乎沒有,沒有Barnes & Noble,更沒有麥當勞肯德基。

了嗎?為什麼公車不多?因為住這裡的人是不搭公車的,人家出入有雙逼,不然就是黃頭車接送,公車是給上班族用的。沒有公共電話也是一樣的道理,所以在這裡發現公共電話壞掉也不要驚訝,因為反正也沒人在用。至於沒有連鎖商店沒有攤販駐足,自然也是同理可證。什麼叫低調奢華?這就是真正的低調奢華。他們低調,是因為他們把富貴高雅都關在房子裡,喝紅酒穿亞曼尼賞抽象畫;他們奢華,是表現在住宅附近的街道不歡迎路人甲乙丙和觀光客,內無惡犬但閒人仍然勿近。

他們唯一機車不到的,是街道乃公共財產,我走我的,我爽。


不要說出去

辦事不成,需要心理治療。跟Katie說好了看電影,既然事情沒辦好,看看電影換個心情行了吧?我們跑去看剛上檔的法國懸疑片〈Tell No One (Ne le dis à personne, 2006)〉。個人覺得電影本身還不錯看,女主角戲份少得影響故事進展,但真是有夠美的。重點是買票的時候,有件事一直覺得很好笑,滿是一個爆冷的笑點:

賣票阿嬤: What movie would you like to see?
苦命轟ㄟ: Tell No One…
阿嬤: I beg your pardon?
轟ㄟ: Tell no one… uh… the movie, “Tell No One”?

換成中文也是一樣好笑:

阿嬤:想看什麼電影?
轟ㄟ:不要說出去。
阿嬤:?????
轟ㄟ:呃,不要說出去,就…那部電影,不要說出去…

我看著穿睡衣的阿嬤她的困惑表情,又尖芥又委屈,一付我做了對不起她的事。

講到片名還跟Katie提起一件也是很好笑的舊事。當年〈Se7en〉在國內上映時的中文片名不知還有多少人記得?片商取了一個很雄壯威武的片名,從頭到尾是〈布萊德彼特之火線追緝令〉。十一個字ㄟ,這麼長的片名,最好是給我申請世界記錄啦。那時記得好像是跟學妹去看的,排隊的時候我問她:難道我要跟票口講完十一字的片名嗎?票口會不會一手拿著碼表,一邊說能再最短時間內講完十一字片名的買票有打折?(由於本片中文版海報已不可考,十一字片名一事暫時無法查證,信不信由你)

唉喲,那些死導演死片商,拍片的時候怎麼沒想到取個體貼一點的片名啦!

2 則留言:

屁 提到...

那個tell no one的笑話,再看一次還是覺得很好笑,哈哈哈哈~

2007溫暖的聖誕假期,洛克斐勒中心很好逛 提到...

真的很對不起那可憐的歐巴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