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03, 2008

蠅戰

過去兩天以來都在忙著撲殺廚房的蒼蠅。

住在這公寓五六年了,區段好租金尚稱便宜,還附帶停車位,本來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少數的煩惱之一是夏天總會來這麼一次的蠅害。約莫三年前開始,每年盛夏時分,常常在一場大雨後的某幾個由暖轉熱的日子,會在廚房的紗窗上出現十來隻蒼蠅。牠們總是只出現這麼一波,撲趕一陣後,就又能安寧一整年。

但是有蒼蠅總是很惱人,也會納悶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人說追根要究柢,治病要治本,我就開始想是不是因為廚房垃圾桶沒加蓋,導致孳生蚊蠅,還是隔壁沒謹慎處理廚餘,讓我間接受害。別人家的垃圾桶管不到,至少要掃掃自家的門前雪吧?去年夏天開始,我就在廚房的垃圾桶加蓋,雖然還是會有幾隻蒼蠅嗡嗡嗡地煩人,但是數量明顯變少了。原來應該是自己沒做好環境清潔,那既然找到亂源,今年應該可以清淨了吧?

結果不然。前天近午起床,走到廚房,赫然發現紗窗上停了超多蒼蠅。讓我看了又發毛,又生氣。到底這些討厭的蒼蠅是從哪裡來的啊!!花了兩個小時一一撲殺,還不斷設計演進撲殺蒼蠅的技術。以前往往會把蒼蠅丟進馬桶沖掉,後來不知從哪裡讀到說,蒼蠅如果身體裡有卵的,淹牠是淹不死的,幼蟲還是會在下水道裡孵化。要徹底杜絕蒼蠅在滋生的方法,只有用火攻,把屍體燒掉。

所以我就在陽台起了個祭壇,只要抓到手的蒼蠅,不論死活,一律帶到祭壇前,一把火超度牠。兩個多小時下來,陽台前來來往往十幾遭後,家裡的蒼蠅終於被我撲殺殆盡,這時也想說今年的殲蠅祭應該就此結束了吧。

想得美。昨天也是近午,起床走到廚房,竟然看到窗上又趴了數十隻蒼蠅,而且還比前天的多!!!靠,是怎樣?!好,你敢來找死,就別怪老子做鬼見愁,我跟你耗上了!!!!本來她還要我別去管那些朝生暮死的昆蟲,說什麼反正過一兩天就好了。開什麼玩笑?!你看那黑綠油亮的生物,嗡嗡嗡地在屋裡飛來繞去的不覺得很討厭嗎?!那個幾十隻蒼蠅滿天飛舞的畫面,別說看著噁心,就是用想的都頭皮發麻。我一定要牠們死! DIE!! DIE!!! DIE!!!!

所以昨日祭壇再起,早晚兩時段再度上演除蠅大作戰。兩天下來被我撂倒火化的蒼蠅,沒有上百也有七八十。那麼多的蟲子,絕對不可能是內賊,想來應該是屋外某處有個松鼠屍體還是沒封死的垃圾袋什麼的,讓綠惡魔得以姑息繁殖。到了今天,只剩下兩三支殘兵敗將還在苟活,基本上前兩天的噩夢應該已經結束了至少我是這麼希望著。兩個晚上下來,右手都發酸發疼了,躺到床上眼睛一閉,看到的都是閃來閃去的黑點。

蒼蠅生命力之強大,在我跟他們兩個晚上的對戰中,屢屢不得不感到驚異。要知道,只要沒把牠們的身體擠碎壓爛,沒用火把牠們燒個焦黑,牠們是不會死透的。好幾次用紙板輕拍重擊,以為就算沒徹底打死,也該搞壞牠們的翅膀了吧?根本沒這回事。你定定地看著牠們翻倒過來的身體,過個廿秒,牠們細黑精瘦的腳一抽動,身子一翻,又開始爬動;你一不留神,牠又狡猾地震起雙翼,自顧自地飛走了。原來牠只是暈了過去,假死罷了。就在你氣惱不應該為了顧及地毯乾淨而沒重下殺手,彷彿還能感覺到那隻死裡逃生的蒼蠅,在廚房繞圈子就像梅西百貨的感恩節遊行一樣,像你炫耀牠屢試不爽的欺敵絕技。

如果蒼蠅有牠自己的生存意志,那絕對是比大多數人類都要強大得千百萬倍的恐怖生物。我往往在揮擊那幾隻幾乎和紙板擦身而過的蒼蠅、以為可以靠氣流擾亂牠的飛行時,卻發現牠們根本不受影響地繼續逃竄。一剎那間我領悟到蒼蠅這種生物,可惡歸可惡,但如果只是認為牠們是低等下賤的東西,那我真是沒有領教到蒼蠅像病毒般綿延不絕的生存力量。我真他媽是用親身見證寫了我的白鯨記。

一直在想,除了羽球扣殺絕技的撲蠅法,還有沒有擊殺蒼蠅最有效的終極秘技?這時真的希望自己是急凍人,把整面窗戶凍起來,然後把凍暈的蒼蠅一隻隻撿起來處理掉。最理想的還是自己可以變成青蛙,撲蠅兼覓食,沒的還能飽餐一頓。

真是夠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