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21, 2008

鬼地方

這幾天陷入了空前的低潮。

本來以為待在這個人間煉獄,已經度過隆冬酷寒最惡劣的階段了,想不到所謂的地獄就是永遠可以再向下探底,永遠可以有更糟糕的狀況等著發生。

也許是悶熱的天氣,也許是完全失去參考作用的天氣預報,也許是沒有出口的窒息感... 已經好多天沒能好好地睡,肚子餓了也沒有什麼食慾,情緒低落,論文有一撘沒一搭地寫。躺在沙發上呆望天花板,好像其實是天花板在盯著你,隨時要把你吞了似的。

整天下來最有活力的時刻,就是拿起手邊的雜誌拖鞋,追打偷渡進來的蒼蠅。

做什麼事都味如嚼蠟,人間最痛苦者莫過於此。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