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22, 2008

How to Rescue a Downward Listening Experience

這張唱片當初買的時候很興奮,主打歌Vertigo節奏感很強,後來的Sometime You Can't Make it On Your Own也有夠強的情感渲染力。後半張專輯的曲目沒細聽,整張專輯放了兩三次之後也放在一邊了。這幾年來聽專輯慢慢有這種通病,無法專心聽完整張專輯,自然也不會好好多聽幾遍,結果當成貢品的多,好好品嚐的少。

今天早上在翻手邊西低,看到了,就拿出來放,還捧著歌詞乖乖從頭聽到尾(雖然中間還是打了一通電話)。覺得...沒有那麼喜歡咧!!相較於約書亞樹到九零年代那段巔峰時期的U2,這張專輯裡The Edge的吉他至少在我聽來收斂了很多,以往那種近乎痙攣的高音變少了,變得不突出了。Bono的獨特嗓音還在,但是音域彷彿也變窄了,真假音的轉換等等的技巧少了很多,就算有也不讓人印象深刻。這些轉變也許不是到了這張專輯才有,也許只是反映團員步入中年的心境,不再以特出的演奏(唱)技巧表現作品。也許這是好事,代表他們不斷嘗試變化,不依賴同一套表達形式。我不知道。

但是這張專輯讓我感覺最糟的,是它通篇老氣橫秋的說教姿態。歌頌大愛,控訴戰爭的不義,鼓吹和平,這些都是U2一貫的政治立場。他們想要唱這些東西我當然沒有意見,但是講太多講太白,唱久了聽久了不覺得膩嗎?不覺得這樣很像宗教家在傳教嗎?光談和平與愛,少有質疑少有批判,難道不是很乏味很粉飾太平的態度嗎?一張沒有批判力道沒有音樂實驗精神或是沒有意境繁複深遠的歌詞的搖滾唱片,要怎麼稱之為搖滾?

最近幾年西洋樂壇非常流行回歸古典搖滾的音樂形式,所以十年前大量使用的電子元素或嘻哈碎拍,突然間又幾乎消失了。U2基本上也是這波潮流的中堅(其實他們大概在每波潮流都是中堅),這專輯基本上已經是這波回歸古典潮流的第二張作品了。但是音樂形式回歸古典簡約,你要有夠堅實的其他東西墊著啊,比如說旋律要豐厚編曲要飽滿歌詞要動人等等。偏偏這些東西在這裡我聽不太到,徒具貧乏的聽覺素材和自溺而乾燥的辭藻。相較於約書亞樹裡的批判力道,或是電子時期雖然不太成功但勇氣可加的實驗精神,我感覺聽拆彈手則,越聽越沒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