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13, 2008

九降風,我期待

這次回國有兩部最想看到的國片,《情不得已之生存之道》跟《九降風》。可恨鈕承澤這部力作剛剛下檔,DVD又沒那麼快上市,只好給他等到下次再回台灣。

九降風飛美國的前一天我看到了。網路上關於這部片的討論,什麼男性情誼啦六年級生的成長記憶啦,寫得很多也很好。不得不說片裡幾個要角真得寫得很棒,形象很鮮活,大概校園裡會有的男生典型都到齊了…除了書呆子。矜持的湯啟進、吊兒啷噹的鄭希彥、畏畏縮縮的跟班謝志昇、用小動作偷渡同志曖昧的林敬超、平時耍帥出包躲起來的林博助、開心果黃正翰、熱血義氣的黃曜行,每個角色都鮮明生動,每一個演員都選角成功。尤其是黃曜行,這個角色深得我心,真他媽是條漢子。

其實看這部片我沒有太多的感動。不是它拍得不好,而是那種呼朋引伴做伙翹課打撞球抽菸把妹看職棒的日子,我沒過過。我的高中生活,頂多是球場上跟一兩個麻吉打打籃球,或是在晚上留校自習的時間開著walkman聽職棒,片裡那種熱血青春的高中生活不是我的成長記憶,我無法感同身受。也許有點世代差異吧,他們念高中的年代,我都要大學畢業了,整整差了四五年的時光,總統都做完一任了。

但是那種對逝去青春無限眷戀的回首,那份情感那種誠懇,我感受到了。尤其是片尾特意播放的[我期待],不僅順著故事線的推演,用幾個畢業生告別校園的時間點,來悼念同年張雨生英年早逝的悲劇,也把整個故事和張雨生的傑作巧妙地對了起來,整部片的能量累積到這裡完全爆發出來。在看電影之前,我並不知道片尾還有這麼一招;不過我看的那一場,幾乎所有人都隨著張雨生的歌聲,在戲院裡待到最後一分鐘。九降風電影結束後,跑演職員表的那近六分鐘,彷彿是真正的高潮,情緒最濃烈,感動最深刻。

從九降風到我期待,那其中的千迴百轉,對於六年級生來說直有不勝唏噓之嘆。熟悉張雨生的朋友都曉得,我期待(1994)之後到1997張雨生車禍過世,他又出了兩張專輯(外加兩張單曲),但似乎對整個歌壇乃至於台灣社會,我期待慢慢成為張雨生晚期作品的註腳,成為公認最能表現對他的依依不捨的唯一方式。儘管他的遺作「口是心非」被公認是他最成熟的作品,[口是心非]後來也被賴銘偉又唱紅了一次,[我期待]的代表性意義依然無可動搖。至少,這首歌絕對是我心目中最好的張雨生作品之一。他在最後兩段副歌那幾個激動到抽搐顫抖的高音,簡直是用盡他生命所有的力氣那樣地唱著,讓人聽到頭皮發麻。這首歌聽到這,總是感覺,寫出唱出這種歌,他應該沒辦法再做出新的曲子了吧!

1994[我期待]給我的那種臨界的、逼近極限的感受,三年後成真了。1997,九降風裡的高中生經歷了一場青春的暴風,從幻滅裡完成成年禮;職棒簽賭案燒光了國內職棒所有的社會資產;張雨生告別人生,也讓台灣歌迷的心從此有一個永遠補不起來的缺口。

1997,介於畢業典禮與張雨生之死的某個盛夏早晨,我搭上開往宜蘭的火車,茫然面對即將開始一年十個月的兵役生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