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25, 2008

屬道難

其實何止是往劉備的地盤路難走,要當個好員工也不容易。有時候在人手下幹事需要有盡人事聽天命的覺悟,但往往一個小位要坐得穩坐得長久,也需要人合。

像我們家的落跑秘書跟我們老闆就不合。

坦白講,我們家秘書不是聰明人,學習能力低,察言觀色的敏銳度有限,應變的功夫也不行。跟她共事半年多,除了靠她的會計本業頂得住,我還真看不出她有什麼很行的地方。歸檔行,怎地電腦建檔就亂成一團。要叫她找某個教授的基本資料,還要我提醒她先去學校網頁孤狗一下。奇怪,這不是很天經地義的事嗎?發個伊眉爾要記得備份,發完信要再確認要追蹤,這不是當秘書很簡單的道理嗎?老闆要求多,自己就要皮巴緊一點,比老闆先想到該做的事,不是職場生存之道嗎?當部屬的有三分之一的工作是要看人臉色吃飯,這不是應該要有的心理建設嗎?半年多來,這些東西竟然是我一點一滴教會她的。我真不懂,過去三十年來的職場生涯她是怎麼存活下來的。

辦事能力絕對是保住工作的首要條件,特別是學術界。特別是學術界。看官們要知道,大學校園裡,即使是辦公室也是凶險的雷區,要應付的不只是死纏爛打的學生、性情古怪的教授,也要應付笑裡藏刀的秘書大軍。特別是笑裡藏刀的秘書大軍。國內校園如何我說不準,但是以我周旋於這校園辦公室間多年的經驗,秘書往往人都不錯,但絕對惹不起。這些祕書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認為自己在頂尖學府任職,所以假設大家應該都是一把罩,往往不會有耐心向新進同事解釋工作細節。我家秘書幹不下去,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她學得慢,又不容易遇到肯好好教她的人,讓她常常四處碰壁,拖延工作進度;工作進度一拖,老闆就不高興;老闆不高興,她就更不好過。

還有,大學校園的辦公室裡住滿一堆精神耗弱的人。精神耗弱是說得不好聽啦,講好聽就是心思很敏銳,送往迎來都必須特別小心,講錯一個字、比錯一個手勢,都會在毫不起眼的小細節沒頭沒腦冒犯到別人。喏,我就曾經深受其害過,犯一次錯要黑個三五年那種。偏偏我家秘書是個神經大條的人,辦公室裡的一般口條是有的,但是要她自由發揮就no can do。有一次我請她發個公開信,她問我寫什麼,我說妳就寫本研究中心有某某訊息,話沒接下去,想說她應該知道怎麼做了。結果她竟然就給我照本宣科只寫那麼一句話。我的媽,妳這樣寫信人家以為妳跩什麼啊?!妳當然要措詞婉轉,敬請蒞臨指導啥的啊。妳們猜她說什麼?她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說,跟著老闆幾個月,老闆叫我不要想太多,我就人說什麼我照做了啊。襪,靠!師娘妳以前都呆什麼單位啊,兵工廠啊?妳這身功夫在這滿場大內高手的江湖混,妳能玩多久啊?

反正,就我兩隻眼睛看到的,她能力抱歉、鎮不住老闆;至於我兩隻眼睛看不到的,她暗中惹到多少人我就根本不敢去想了。我不知道她有多少自覺,但那種工作推不動、人事兜不攏、老闆難協調,情緒是會累積的,那長久下來就變成一種惡性循環。我固然有時候會幫她擦屁股,但是我沒辦法幫她解決她的挫折感。她消化不了那些負面情緒,又學不快,老闆又不對盤,打包走人也真是遲早的事。

只是我沒想到最後收場會這麼難看。而且她連我都惹毛了。一聲不響走人,留堆屎給我聞,馬的,真的以後別讓我碰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