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12, 2008

方向感

我不算是個有志業的人。在短短生命裡的大部分,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該做什麼,也不覺得應該去做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也許是因為許多個階段的路途走得算是順遂,也許是因為並不真的吃過什麼苦頭,所以人生就這樣糊裡糊塗地來了,大概也應該就茫茫然過去。有番作為是很精采,一事無成也沒什麼不好的。

但有時候就是會為自己的茫然覺得心慌,覺得不負責任,覺得恐懼。過去十年來的人生,有絕大部分是在這種載浮載沉的心情下摸索方向的。可能路慢慢找出來了,或許定位漸漸清楚了,即使還是有那麼多的不確定,那麼多的想要逃避,那麼多的無所適從。

想到這,有時會想起1976這首歌。他們的歌我其實並沒有十分熱愛,但不知不覺竟也買齊了所有專輯,印象最深刻最常在嘴裡哼的其中一首就是它。能把陳腔濫調寫成一首好聽的歌,真是了不起。它像是我的輔導老師,用一種呢喃的語調告訴我一個不怎麼精彩但又很有療效的故事。不精采,因為道理其實很簡單,有療效,因為也真的沒有別的辦法。這首慢板的1976因為它無窮無盡的內爆能量,始終是我心目中最好的1976之一。



方向感
詞曲:瑞凱

喜歡灰暗的天氣 這杯咖啡和這一隻煙
妳和我的低調氣氛 是唯一的矛盾
櫥窗裡面的倒影 真的是同樣的兩個人?
杯子裡上昇的氣泡 還是一樣的消失

我並不想成為誰的指南針
也許妳該學習相信自己的方向感

失蹤很久的鑰匙 原來就一直在妳口袋
金屬撞擊的時候 某些部份的我又醒過來
地下道裡安靜的箭頭 終於我再也不會迷路了
錯綜複雜的開始 勇往直前的出口

我並不想成為誰的指南針
也許妳該學習相信自己的方向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