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10, 2008

愛,你可曾銘記著

彼時大約是國一國二,也就是我的七龍珠北斗神拳時代還要往前推個兩年吧。

那時我們已經從整個家族根基的高屏一帶舉家搬到台北,但是每個寒暑假我辛苦的阿娘還是會把我們兄弟倆送回南部跟幾個表兄弟姐妹廝混(我跟母系親人走得比較近)。那幾個表親裡有個大我三歲在玩模型的表哥。要知道,在那個蔣經國還在當總統的年代,那是家境小康以上或是爹娘出得了手才玩得起的嗜好。那堆我眼中炫到刺眼的模型裡有一批,是從一部名叫超時空要塞的卡通裡來的。然後我也忘了是他介紹給我還是我自己去找來的,就看到了它的動畫電影。

那應該是我第一次看到玫瑰從電視裡長出來吧。Rosy般夢幻,那是我印象中頭一次被一個女生煞到。那柔和美麗嬌巧可愛的夢幻形象,表現在所有視覺和聽覺的線條上。我被那種「漂亮」+「女生」的化學作用打到、震動到,那感受很深刻、很強烈。那麼漂亮的女生在外太空裡對著戰火瀰漫唱出美得長出花來的歌,坐在電視前的那個十二歲少年有股衝動,很想飛入銀河找那位漂亮女生。

你真的無法想像我當時有多麼為這首歌深深著迷,我當時就播放著錄影帶,拿一台錄音機在電視旁把這首接近電影尾聲的插曲錄下來,然後反覆放反覆聽。我從來不知道這首歌在唱什麼,只知道它深深打動了我心裡的什麼地方。深到多年之後,我已經久久不再想起超時空要塞這部動畫、也早已不想這首歌、更根本不記得這動畫的故事情節,但是去年某一天在某個部落客的網頁上看到「林明美」三個字時,我立刻知道那個跟我一樣崇拜著這少女的部落客在講誰。他呼喚著他的回憶,而我也像嚐到瑪德蓮那餅的普魯斯特一樣,那段永遠的經典立刻湧現在我的眼前。

我可沒有要褻瀆普魯斯特的意思,但是林明美的這首歌確實可算是我的瑪德蓮那餅。因為林明美因為超時空要塞,我和我弟瘋狂迷上美樹本晴彥。他那柔軟的線條和細緻的風格,讓我們有一段時間省喫儉用,就是為了去買一本他剛出版的漫畫。我對超時空要塞、林明美、還有美樹本晴彥盲目的忠誠,讓我對他們的認識即使僅止於那部動畫電影(的最後十分鐘)和那幾本漫畫冊,也不曾動搖我對這部科幻愛情動畫史詩的信仰。那段物質生活匱乏的歲月,所有美好的事物就像廉價的糖果,甜也廉價得有一種要補償什麼似的任性,反而因此甜得那麼庸俗卻天真,拙劣卻不朽。過沒幾年在日本大紅的銀河英雄傳說,我連看都沒看一眼。

二十多年過去了。家裡早已沒了錄放影機,美樹本晴彥的漫畫冊也不知道還在不在。昨天在狂聽日本動畫主題曲時,林明美的倩影又回到我的心中,在腦海裡不斷唱著她在最後一場戰役中登台演唱的那首歌。我想起這部即使以今天的標準也稱得上製作精良的動畫,也懷想起八零年代冒著許多泡泡的音樂;從熱血轉入溫柔,日本的動畫音樂依然好聽得令人心醉。

我終於一點一點拾起無知記憶裡一直沒拼湊起來的碎片。這次我四處孤狗查資料看片段,把歌抓下來一直放一直放。時間已經永遠過去了,記憶模糊了,感動有點遠了;但是還聽得到歌,我畢竟算是幸福的。

林明美,好久不見。


愛•おぼえていますか?
原唱:飯島真理

今 あなたの声が聴こえる
「ここにおいで」と
淋しさに 負けそうな わたしに

今 あなたの姿が見える
歩いてくる
目を閉じて 待っている わたしに

昨日まで 涙でくもってた
心は今・・・・・

おぼえていますか 目と目が会った時を
おぼえていますか 手と手触れ会った時
それは初めての 愛の旅立ちでした
I love you so

今 あなたの視線感じる
離れてても
体中が 暖かくなるの

今 あなたの愛信じます
どうぞ私を
遠くから 見守って下さい
昨日まで 涙でくもってた
世界は今・・・・・

もう ひとりぼっちじゃないあなたがいるから

7 則留言:

屁 提到...

你這樣一講,也喚起我的記憶了:
每次我不耐煩抬起頭深呼吸時,
就會看到你書架上的:超時空要塞錄影帶跟笨鳥慢飛一本書

原來他們對你真的很重要,我是說超時空要塞不是笨鳥慢飛,XD

轟ㄟ 提到...

這兩樣東西妳不提我真的還不會想起
但妳這麼一說...
那錄影帶是不是還是跟人家摳的那種?
依稀記得那抬頭是我自己寫的樣子...
天啊,那到底是怎樣的年代啊
感激妳的提醒
真的感激

還是屁 提到...

ㄟ~我想起來我記錯了,
是兩捲還是三捲的羅得島戰記啦,不是超時空要塞,-_-....

但是笨鳥慢飛就沒有錯囉~

轟ㄟ 提到...

請問妳是擺明了玩我ㄇ?
害我連曾經有過哪些錄影帶我都不敢確定了

怎樣都是屁 提到...

阿就不小心記錯了
我幹嘛要玩一個已經厄運不斷的傢伙
做人起碼的憐憫心,我還有滴!

更何況,您是何等人物,
我沒有那個膽!

Jax 提到...

新的 MACROSS Frontiers 試映中
片尾曲也是這首歌
雖然有著小小的感傷
舞曲版的也不錯聽

轟ㄟ 提到...

有機會的話會去看看的
不知道中年再看會有什麼不同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