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25, 2008

宅男兩日+超長電影

話說四天前與老馬淒厲的訣別後我就陷入交通黑暗期,雖然大眾交通工具讓我不致與世隔絕,但到了周末就一小時才來一班的公車,想想還真是不出門也罷。所以過去兩天我就過著足不出戶的宅男生活。有多宅呢,兩天以來我唯一一次走出家門就是上下十三階的樓梯和走十五步路去拿信,來回距離不超過三十公尺。直到今天義薄雲天的V跟Y把我載出去溜一溜、吃飯加去學校加買菜,宅男才終於又重見了陽光。

窩在家裡悶著的整整兩天,除了煮飯打發時間以外,最得老天抬愛的還是利用這不得已的漫漫長日看超長電影。所謂超長就是三小時起跳還要外加DVD特別收錄的史詩型巨片。前後兩天裡各看了一部,其一是以spaghetti western揚名天下的Sergio Leone的巨作〈Once Upon a Time in the West〉。這部其實還差十五分鐘才滿三小時,但是也差不多了。從此片問世後整整四十年的今天來看,感覺節奏拖得有點冗長,表演方式也有點過時,不過依然看得出許多經典的痕跡,比如說風格強烈令人激賞的開場,有條有理把幾個故事線收攏的耐心,還有總結工業現代化汰換西部牛仔傳奇的時代轉銜,都是大師手筆。雖然就Leone的作品來說,我比較喜歡〈黃昏三鏢客〉的活潑,但這部片的大氣確實無庸置疑。

不過更深得我心的是隔天看的〈Reds,不知哪個天才翻出烽火赤焰萬里情這麼臭又長的中文片名〉。這長達三小時十分鐘、DVD還忠於電影放映格式分成前後段兩片播放的爆長戰爭史詩片,真是讓我看得目不轉睛兩眼發酸。在此從前,對華倫比提的印象一直停留在緋聞不斷的花花公子和瑪丹娜說他閨房勇士的滑頭模樣,八年前奧斯卡頒製片人特別成就獎給他時,我還一直納悶他到底是何德何能可以得此尊榮,昨天我所有的懷疑一掃而空了。我看過華倫比提的片子並不多,而〈Reds〉更只是他導過僅有的四部電影中的第二部,但是這部片視野之恢弘、格局之開闊、規模之浩大,還有無與倫比的野心,在在令人嘆為觀止。那樣一個變動劇烈的時代,送往迎來的人物從Eugene O’Neill到托洛斯基到列寧,俯拾皆是驚心動魄又令人著迷的故事。主人翁John Reed作為唯一一位葬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宮的美國人,在1915到1920短短五年間,從熱中革命理想的記者一路走向蘇聯政權的推手之一,本身就是活生生的傳奇。而電影裡星光閃閃,除了華倫比提和黛安基頓驚人的表演能量外,意外內斂的傑克尼柯遜絕對是搶戲第一名的配角。

但這部片最撼動我的不只是它展現所謂的史詩規模,更是華倫比提令人肅然起敬的創作勇氣。要知道,這樣以描述一位批判美國企業資本主義、到處鼓吹勞工運動、還跑去帝俄參加十月革命、最後變成蘇聯無產階級政權推手的美國人的傳奇人生為題材的故事,能在冷戰時期並且是雷根的新保守政府上台前夕出品的電影,在當時要能夠拍攝並且呈現共產主義理想的觀點,是需要多少堅持創作自主自由的政治良心和無比堅定的道德勇氣。整部電影沒有簡化的你黑我白,也沒有刻板的政治教條,而是細膩且誠懇地將那個時代的許多人物對政治理想與政治現實間的執著、幻滅、掙扎、困惑、以及搏鬥表現出來,編織成一個磅礡而完整的故事。這部片在當年奧斯卡最佳影片獎項敗給火戰車,雖然我沒看過火戰車,但我相信就算把獎給〈Reds〉也絕對是不冤枉的。

我想起今年奧斯卡〈險路勿進〉和〈黑金企業〉的狹路相逢,最後前者風光抱回最佳影片和其他三個大獎。會讓我聯想起今年,是因為〈黑金企業〉跟〈Reds〉相似,一部直探資本主義腐敗人心之惡,一部鼓吹勞工運動的階級革命理想,都是批判美國資本主義立國精神的電影,力道之深之勁,差可比擬。它們先後在最佳影片獎項落敗,與其說輸在作品完整性或章顯時代意義之類冠冕堂皇的理由,不如說是輸在它們作品本身「動搖國本」已經到了令主流老美緊張的地步。(你不得不懷疑斷背山很有可能也是因為這樣被搞掉的)

話說回來,雖然常常看奧斯卡提名名單會看到吐血,得獎名單更是看到很幹,但是奧斯卡當年願意給這部片近乎空前絕後的十二項提名,值得嘉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