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07, 2008

毀屍滅跡的必要+該低頭時要低頭

今天在辦公室整理我們公用的隨身碟,赫然發現前任的秘書留下的大筆資料全都沒刪除。有她拍的一大堆照片,莫名奇妙的文件,還包括她跳槽到現任機構的履歷。我沒跟那位秘書共事過,但是根據別人的經驗,她一天到晚都在混,從頭到尾沒花心思弄懂我們辦公室的作業流程,搞到後來跟老闆翻臉。現在終於真相大白,原來她根本都在搞別的東西。我一邊把那些資料當八卦看,一邊跟現任祕書說ㄟ妳看看她真的好扯喔。

然後樂極生悲。我只能說,發公開信要小心。有不好聽的話不要寫到公開信上,發給一堆人的信就少寫會讓人誤解的話。可是如果寫了別人可能會誤解的東西又不小心把信也發給不相干的人,那就皮扒緊一點。否則就會像我一樣,不小心又讓了誰誰誰看到了,心裡不爽回信來釘我。偏偏我又只是個學生,人家釘就等死啊,鞠躬賠罪啊,說這是無心的錯啊下次會注意啊。

這真的是無心的錯啦,我發誓。但是你能怎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