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04, 2008

Greed with No Shame

黑金企業大概是我近年來看過最不舒服的片。這不是一部好咀嚼的電影,更完全稱不上可口。我指的當然不是故事情節難懂與否;故事本身其實是很直接明瞭的,從第一個畫面到最後一幕都那樣赤裸裸地告訴觀眾這是關於資本主義如何將人性全面吞噬的故事,更是美國從十九世紀末跨進二十世紀初開啟它資本霸權時代的縮影。因此有影評說它是唐人街(1974)的石油版,也有人說是大國民(1941)的冷血版。讓我覺得難以下嚥的,是這部電影流露出對人性光明面徹底放棄的一種情緒。

整整兩個半小時的故事幾乎沒有任何片段企圖鼓舞觀眾對資本主義下的扭曲人性重拾任何信心。所有對溫暖人性的驚鴻一瞥,在下一秒立刻被仇恨與貪婪吞沒,只因為利之所趨。主角Daniel Plainview在驚恐關切地問他因為油井爆炸而甫失聰的養兒H.W. Plainview是否安好,下一刻他可以把H.W.放在一旁,重回油井護那一大顆搖錢樹,並且因為找到了搖錢樹欣喜若狂。當長成大人後的H.W.決定要自立門戶時,Daniel聽不進他養兒口口聲聲的親情,卻因為將養兒的成家立業看成另一個商場上的敵手,看成對他扶養之恩的背叛,而用揭露他棄子的身世作為報復,不斷對他咆嘯: "You are a bastard of the bucket! You are a bastard of the bucket!!"

這部電影是對美國資本主義沉痛的控訴。它用最絕望的方式告訴我們,在利益的面前,人性只有背叛,貪婪,仇恨,欺騙,沒有救贖。為了金錢可以爭得你死我活,可以殺紅了眼,連宗教信仰都可以出賣。這真是對以清教徒精神立國的美國最一針見血的諷刺!我相信在看到牧師Eli可以為了錢高喊自己的信仰不過是迷信的那一刻,很多非基督徒很有一種莫名的痛快。當然,我也相信許多對資本美帝咬牙切齒的人也對這部片掀開美國社會的醜陋覺得過癮。事實上,跟我一起看這部片的Y還有同戲院的許多觀眾顯然對扒開這些再也無法掩飾的瘡疤有一種幸災樂禍。他們在Eli現出他不堪的原形時彷彿笑得特別暢快。

但是我完全笑不出來。我想P.T. Anderson透過這個作品想要傳達的,除了利益把人性剝蝕至斯的難堪外,也是人性可以如何置身事外地看待這個剝蝕。而這種置身事外的姿態本身就是一種人性的殘酷。我感覺導演站在幕後冷眼看這些訕笑的觀眾,如同他看著他筆下這些如螻蟻般的芸芸眾生。我們一發笑,便中了導演的計,因為我們也成了電影裡的人物,忘記同情這些角色的可悲,忘記什麼是悲憫,而隨著他人的情何以堪手舞足蹈。我們也成為台前的小丑,也成為不堪之外的不堪。

這一部刻畫人性陰暗面至深的電影深刻到令人不忍卒睹。回到家裡,我感覺到這部電影用There Will Be Blood可以點出它故事鮮明的意象;但若要我用一句話來描述它,我會說:Greed with No Shame。

1 則留言:

轟ㄟ 提到...

附帶一提,本片詭異至極的配樂為營造全片氣氛加很多分。Radiohead吉他手青木強尼怎麼能做出這種配樂真是令人匪夷所思,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這部片當初怎麼會找上他的呢?只能說真是出奇制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