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13, 2008

春寒料峭?

前天中午下了一場為時不長的風雪,傍晚氣溫立刻下探攝氏負十度。晚上從圖書館回家時,冷颼颼的風吹來又把溫度往下拉了五度左右。我不記得這是不是入冬以來最冷的一天,但走在室外真是難忘的恐怖經驗。氣象台的網站寫說風颳起來會讓人覺得像是負二十五度左右,簡單地說,就是很想死。

英文有時候可以傳達出中文無法貼切表現的味道。我們說寒風刺骨,說冷冽,都沒有brutally cold講的那種慘絕人寰的苦楚。有句成語春寒料峭,查得到的意思是早春薄寒侵人肌骨,通用的例句是:細雨紛飛,梅顫枝頭,倍覺春寒料峭。教育部的成語辭典就是用這例句,但是例句出自何處卻沒有交代。孤狗了一下關鍵字,找得到最接近的是歐陽修的詞,詞牌為蝶戀花:「簾幕東風寒料峭。雪裏香梅,先報春來早。紅蠟枝頭雙燕小。金刀剪綵呈纖巧。」(此為前半闕)

把這半闕詞的前半部意境又進一步轉為成語,就不知道是誰的傑作了。所以說春寒料峭其實是寫景,侵人肌骨之寒是我們自己後來附加上的解釋,講白了是一種自作多情。不過,古時候那種沒暖氣沒電暖爐紙糊的窗門又不知道擋不擋得住寒氣的時代,凍得心裡圈圈叉叉,嘴裡還是得吟詩作對,還要磨墨下筆,把這些傳頌千古的優美文字寫下來,唉,以前的文人真是不好幹啊!

1 則留言:

41 提到...

10~13度的TaiPei,穿著後外套帶著圍巾口罩手套,卻仍是顫抖著騎車的我已經唉唉叫了。
呼~

突然覺得這兒還算香格里拉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