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15, 2007

雪紛落無聲

昨天下了近一整天的雪。積雪盈尺或許言過其實,但是出門與回家的路上都吃了點苦頭。好不容易給車後的雪清乾淨,落個不停的雪又在車前積起薄薄一層。行上了路,所有車都戰戰兢兢,怕一個衝動踩足了油門,下一秒就滑出了車道。好不容易到了家,還要煩惱明日清不完的雪。

這裡一年之中總會有這麼一天,細密的雪如九份的秋雨般在無風的天裡落個不停。並不覺得特別冷,窗外的房屋街道,車輛圍牆,以及所有其他的一切,在幾個小時的光景之中就完全被厚厚一層糖霜遮蓋住。沒有風,沒有雪花打在身上的噗噗聲,整個世界就是一部老舊的默片,沒有聲音,只有黑白。你必須在雪中停下腳步並且很用力地聽,才能聽到細雪落在髮梢肩畔錯落有緻的嘶嘶聲,但這時你得開始趕路,因為雪又已經開始在你身上住了下來。你也必須費力地看前方行路,因為不停的細雪將熟悉的世界灑上一層簾幕,遠近與方向都失去了意義;你想要放慢腳步看穿簾幕,卻只看到更多更多大塊的白。

但這該是雪國最美的時分。沒有聲音,連風都安靜;雪白的盲覆蓋所有的顏色。世界是靜止的。只有雪那麼沒有盡頭似地落著。這時候你感覺台語用落雪來表達是多麼貼切。落,有一種不由自主,卻也不是委屈;沒有特別的情緒,但也不是無動於衷;不趕時間,卻也不拖泥帶水。雪就是這麼有節奏地自顧自地落著,紛紛而至又恰到好處。

大雪隆冬裡最適合做什麼呢?泡溫泉。和情人鑽進被窩取暖做愛。看DVD。

我想我是太貪心了點。

1 則留言:

41 提到...

這篇真唯美阿。

在台灣的我也想像起雪紛紛而下的一片靜默無聲。


台北下著潮濕寒冷的雨。
十字路口,行人仍舊忙碌穿梭,這很台北:)